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政协网  >  文史撷英
蛙声入梦
【http://www.sczx.gov.cn】 【2018-07-13 10:44】 【来源: 四川政协报】

  王继军

  “黄梅时节家家雨, 青草池塘处处蛙。”夏日乡村的傍晚,骤雨初歇。草叶上,雨珠晶莹剔透,松软的泥土散发着大地的芬芳。阵阵明快的蛙声从旷野里传来,时而高亢激越,时而低沉恢弘,时而委婉清脆。

  许久没有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了。小时候纳凉,总喜欢躺在院子里的竹凉床上,数着夜空里闪烁的星星,摇起蒲扇,听屋子北面稻田里此起彼伏的“呱呱”声。青蛙分散在不同的田埂里,却配合得十分默契。稍息的时候,万籁无声;只要有一个领头,便蛙声四起。那声音在静谧的夜空里飘荡,载浮载沉,一浪一浪地蔓延,传到村庄的每一个角落。蛙声中,禾苗悄然拔节,乡村逐渐沉寂,孩子们相继酣然入梦。

  总以为蛙声是大自然的交响乐。经历了冬眠,青蛙憋足了劲来大声歌唱,如同奏乐一般。唐代诗人贾弇,将初夏时节水乡江南的蛙声比作管弦之乐,于耳际萦绕,令人浮想联翩:“江南孟夏天,慈竹笋如编。蜃气为楼阁,蛙声作管弦。”而另一位诗人吴融认为,蛙声不止是管弦乐,应该说是胜过了天籁之音:“稚圭伦鉴未精通,只把蛙声鼓吹同。君听月明人静夜,肯饶天籁与松风。”

  当年老舍去齐白石家做客,随手翻到查慎行的一首诗,便有意选取一句“蛙声十里出山泉”,请年逾九十的齐老作画。经过深思熟虑,凭借几十年的艺术修养及对艺术的真知灼见,齐老妙手天成。画面上远山映衬,一道急流从山涧的乱石中泻出,6只蝌蚪在急流中摇曳奔波,顺流而下。虽不见一只青蛙,远处的蛙声正和着奔腾的泉水之声却隐隐如闻。其画中有画,画外有画;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声情并茂,惜墨如金,令人联想无尽。

  故乡地处吴头楚尾,语言用词方言颇多。比如形容事物极好,常常竖起大拇指,来一句“好,呱呱叫”,以示称赞。有时想,“呱呱”一词常指蛙声,莫不是说,青蛙的叫声值得赞美,从而借指其他?查一查出处,倒是晚清小说《官场现形记》第四回中有“咱班子里一个老生,一个花脸,一个小生,一个衫子,都是刮刮叫”字样。看来,“呱”应是“刮”误传过来。试看一例:看到男子帅气、办事利索,便常说他“刷刮得很”。

  做人做事,当似青蛙“呱呱叫”。

  原标题:蛙声入梦

编辑:张四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