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政协网  >  文史撷英
荷塘采莲
【http://www.sczx.gov.cn】 【2018-07-13 10:43】 【来源: 四川政协报】

  伊羽雪

  荷塘,我们的村子。因村子里有一口荷塘,遂取名荷塘村。

  荷塘,横在村子当中,把千余人的村子南北隔开。村里人沿塘而居,两岸住满了人家,仿若荷塘是最值得信赖的依靠。往西,荷塘与一条弯弯的小河相连,塘水常年清澈,精致别雅,藕莲丰饶。村里人与它相偎相依,我的童年也在清塘荷韵里充满了生趣。

  春上,荷塘即展开风姿。一塘碧水像一面镜子,铺开一片秀色。荷叶初露,嫩嫩的,圆圆的,巴掌一般大小,似可爱的花朵,稀稀疏疏贴于水面。垂柳依岸,秀丝轻扬。花木葱郁,尽收水中。“嘎嘎”春鸭,擦过水面,携来一片灵动和生机。绮丽彩云,摇摇晃晃,亦来此安然游步。

  阳光下,塘水闪亮亮地泛着清波,母亲到水边洗衣淘米是惯常的事。我只顾跟在母亲身边,坐在往塘里延伸的木质浅桥上,双脚浸于水中。这是我最喜于心的事情了。一群馋嘴的鱼儿游来,吮吸我的脚丫,挠得痒痒的,直想笑。伸手捕捉它们,又怕到头来连一条鱼的影子也收获不到,只好抿着嘴,屏住气,任由它们嬉闹。有时按捺不住,脚一扬,荡起银亮亮的水花,鱼儿倏地扭头,逃得了无踪迹。浅塘边,总会有几只“红蜡烛”,停在露出水面的嫩草上。带有蛛网的长杆是提前备好了的,我饶有兴致地返回家中,拿来粘附它们。往往于慌忙之中,一不小心,“咚”的一声掉进水里,水面荡起层层涟漪。童年的快乐时光,也漾在波光粼粼的荷塘里。

  初夏,荷塘一片红艳。荷花或打着粉红色的朵儿,或露出灿然的笑脸。田里的荷叶,或不忍离开水面,或干脆跳出来,亭亭玉立,硕大浑圆,蓬蓬勃勃。风起时,展枝弄舞,生出一片柔情。一塘荷香随风散溢,醉了村子,醉了童年。

  在飞舞的时光碎片里,最深浓的记忆,莫过于盛夏采莲了。

  夏莲,胖娃娃似的在荷叶间闪烁,微露的籽儿齐整整地排列着,甜甜的米似古代的少女,隐居深闺,不肯抛头露面。想想那可掬的姿态,心里直痒痒。或许爱莲之饱满,或许念籽之甘润,年少的我竟能在两米水深的荷塘里,赤身游水去采莲。说起来,亦算得上由来已久的骄傲了。别的不说,单直挺挺的刺杆,密麻如针,脾气怪异,就是看上一眼,也会怕得要命,偏偏又有纵横交错荆棘一样的刺梗暗潜水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怒不可遏,猛咬一口。不过,在我面前却由不得它们发威。我当会匍匐上面,左分右挡,青蛙一样爬过去,在深水塘里采得夏莲。这种趣味和斩获确是令人惬意的。手握大把莲蓬,加之体力减弱,回游可谓又是一个严峻考验。这固然要有绝好的水性和各种游泳本领,万万不值得效仿。对城里的孩子来说,当是不可思议。而那时懵懂无知的我,只有十一二岁。

  家乡是北方的一个水乡,素有“鱼米之乡”之称。而今,荷塘信步从村子里走出来,连片的稻田被一望无际的荷塘所取代。翠碧的荷叶铺天盖地,洒于其间的点点红艳盈满夏季的田畴。孩子们采莲如走平地,是件欢愉而方便的事。村里村外被浓浓荷香包裹着,我的童年也在拔节藕乡的憧憬里长大了。

  原标题:荷塘采莲

编辑:张四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