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政协网  >  文史撷英
乡村油坊
【http://www.sczx.gov.cn】 【2018-03-26 16:01】 【来源: 四川政协报】

  王 炜

  数九寒冬是乡下人最轻松惬意的日子,但在我的故乡,有一种人在这个时节里却是最忙碌的,那便是乡下油坊的炒油榨油人。

  临近岁末,家家户户一年的油吃得差不多了只剩个缸底,乡下人便会在腊月里打新油。将秋季新收的花生去壳,挑拣出杂质和不饱满的,然后送到村里唯一的一个机房进行磨碎。也有为了省几角钱自己上磨推的,前院的二奶奶家就是,用二奶奶的话说,力气又不能积攒,今天用完明天又来了,何必去花那份钱。

  记忆中,故乡没有全年开业的油坊,那时的油坊都是在腊月间由几个炒油榨油的把式临时组建的。地点大多设在打麦场上闲置的场屋里,砌上两个大灶,支上两口大铁锅,油坊就算开业了。

  村民们把磨好的花生面放在铺有塑料布的篮子里,用独轮车或者平板车拉到油坊,再从家里拉来豆秸做柴火,炒油便开始了。师傅炒油,主家烧火,一般轮到谁家,谁家就派人烧火,大约也有点看守的意思吧。师傅们先在锅里放上一瓢水,再倒上多半锅的花生面,用大铁锹在锅里不断翻炒。起初他们还穿着上衣,后来干脆脱了棉袄站在灶台上。烟雾缭绕中,炒油师傅像个巨人挥动铁锹,有点力拔山兮的英雄模样。

  随着锅里花生面的水分不断减少,开始溢油,整个油坊里飘荡着诱人的香味。炒到什么程度完全要靠师傅的经验掌握,炒嫩了出油低还不香,炒老了油会发苦。炒好的油面盛出来放到油炸机里进行压榨。

  老式的油榨机很简单,一个铸铁的龙门架,下面连着一个小平底锅般的托盘,上面是一根螺纹钢,螺纹钢下端连接一个比托盘稍小的铁饼。在托盘里铺上干净的稻草或者蛇皮袋,然后装上炒熟的花生油面,两个师傅用一根木棍像推磨一样转动螺纹钢,铁饼落到托盘中不断加压,油就顺着沟槽流到下面摆好的桶里。榨油师傅一般都是彪形大汉,个个胳膊小腿一般粗,推起来丝毫不费力气。等到榨净最后一滴,就松开铁饼从里面取出成型的花生饼,重新装上新的油面压榨,周而复始。

  那时候,油坊是腊月乡村最热闹的地方,老人和孩子都喜欢往油坊跑。老人图暖和还可以抽烟喝茶聊闲天,孩子多半是因为嘴馋,跑过去要一块还冒着热气的花生饼,蹲在灶前吭哧吭哧地啃,那个香真是无以言表。师傅们一日三餐也在油坊里解决,由家里的女人送过去,大多是白米饭和白菜炖粉条,但师傅们似乎更爱花生饼,倒上一碗烧酒,几个人每人掰一块花生饼就喝了起来。主家对花生饼倒是慷慨,随便吃。当然如果谁家的条件好或者当年收获的花生多,师傅往往在他家榨油时,舀出一搪瓷盆炒好的油面,拌上白糖,那滋味别提多滋润了。

  那段时间的油坊,彻夜灯火通明、人声嘈杂,一扫乡村的寂寞。总共也就二十几天吧,喧闹的榨油坊逐渐恢复平静,家家都打好了油,新年也近了,人们又都回到各家开始忙年了。

  如今乡村的油坊早已实现了现代化榨油,但还是有一部分人固执地使用老法榨油。我的邻居二叔是榨油把式,就在自家开了一个传统榨油坊,跟过去不一样的是,全年都可以榨油,方便了很多。但老式榨油效率低,一年赚不了几个钱。二叔说明年也准备换一台新式的现代化榨油机……

  乡下越来越像城镇了,以前那些高高低低的草垛不见了,打麦场不见了,犁头铁耙不见了,二叔的榨油坊有一天也会消失。留下的,唯有记忆与怀念。

  原标题:乡村油坊

编辑:张四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