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政协网  >  文史撷英
难忘那年十一号台风
【http://www.sczx.gov.cn】 【2018-03-26 15:50】 【来源: 四川政协报】

  ■霍寿喜

  十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我被提拔为B县气象站的主要负责人。

  那年天气有点怪。刚入汛的时候,三天两头下雨,江河水位猛涨,B县部分圩区还出现了内涝。进入7月,真正到了主汛期,农作物也特别需要水分时,老天又惜雨如金了,连着30多天滴雨没落。加之烈日炎炎,B县的旱情越来越严重。眼见着几个乡镇的人畜饮用水都出现了困难,县长老邢一个电话,命令我和省、市气象台会商天气情况,在下午3点之前,将最后的预报结果送过去。

  我一点也不敢怠慢,立刻找来预报员老金,开启了可与省、市气象台“直接对话、资源共享”的可视会商系统。要知道,为了这套现代化的天气预报会商系统,当时连工资都无法确保的县财政,竟然也拿出了十多万块钱。所以我和老金在会商时特别认真,询问得也特别具体。当听到省台专家说,十一号台风可能要影响B县,从而带来一场风雨时,我高兴得就差没跳起来了。只是,老金还比较冷静:“站长,也别高兴得太早。十一号台风影响我县,只是一种可能。上个月,专家们不也说九号、十号台风可能影响我县吗?结果呢,我们连台风的边都没沾上,照旧是烈日当空,暑热难熬!”

  好在我也是业务出身,当过多年的预报员。我说:“我统计过,台风对我县的影响概率约为30%,也就是说,三次台风就有一次会影响我县,所以我认为未来几天,我县境内极有可能下一场台风雨。”我边说边翻出一些统计资料,老金也表示认同:“那就这样报吧:十一号台风极有可能影响我县,预计将有50毫米左右的降水,可以缓解旱情。”我又将这一预报结果跟省、市专家进行了汇报,专家们都表示同意。

  下午两点半,我携带着“B县天气近周展望”的汇报材料,步入邢县长的办公室。“上回你们天气预报材料不准,给我的工作带来了被动;这回若是再预报不准,我可真的要‘批’你们喽。”邢县长虽然是半开玩笑,但也让我有点战战兢兢。“这次预报,我们是经过精心分析和会商得出来的,有一定的把握。”我边说边递上材料。“太好了,我们马上就开县长办公会,通报你们的材料。这回若是预报准了,我要到省气象局给你们请功!”邢县长是北方人,性格豪爽。

  从县政府出来,我仍有些不放心,一头钻进了预报会商室,密切关注着十一号台风的动向。傍晚,天突然阴了下来,同时还听到呼呼的风声。我一阵欣喜,心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台风前沿吧。于是安心回家。半夜时分,我被电话铃振醒,是老金打来的:“站长,省台刚才发了紧急预报,说十一号台风已减弱为热带风暴,24小时内极有可能转化为低气压,从而彻底消失。”我的家就在气象站院内,几分钟后,我就出现在会商室。“这可怎么办?我挨县长的‘批’是小事,我们天气预报的声誉可就要大受影响了。”我懊恼得使劲捶头。冷静下来后,又与老金商量着是不是给邢县长做一个“补充订正预报”,说台风即将消失,我县降雨的可能性也随之减弱。老金的意见是“再等等看”。等什么呢,我知道,是等一次强对流天气形势,只要这种形势出现,肯定会下一场雷阵雨。

  只可惜,第二天依旧烈日当空,万里无云。

  第三天早晨,又是晴天。午后天气转阴,感觉非常闷热。凭经验,我觉得下午可能会有雷阵雨。又通过会商系统,请求市台雷达对本县上空进行扫描,果然测出B县上空对流较强。下了班的老金来到会商室,也认为下午极有可能下雨。于是“本县下午有雷阵雨,雨量中等,约在50毫米左右”的预报,就通过电台、电视台,以“重要新闻”的形式发布出去了。

  下午3点,随着几声闷雷,铜钱大的雨点哗地从天而降。时大时小,断断续续,这场雷阵雨一直下了3个多小时,总降水量达到48毫米。不过,在这3个多小时内,我唯一担心邢县长看出这场雨与台风无关,从而不再相信气象站的预报,尤其怕心直口快的邢县长说汇报材料有“弄虚作假”的成分。

  傍晚时分,我接到邢县长的电话:“你们气象站这次预报真的是神了,无论降雨日期和降水量,都达到精准的要求,祝贺你们,我已经让办公室的同志给你们写了表扬稿,明天县报就刊登。闲下来,我还要到省气象局给你们请功!”我当然一个接一个地“谢谢”,并说“以后还要继续努力”。我们两人都没提“台风”二字。

  第二天,我拿到县报,一字不漏地看了那篇题为《气象站料天如神》的报道,这才发现,原来,包括邢县长在内的许多领导,都把“十一号台风极有可能影响我县,预计将有50毫米左右的降水”,读成了“十一号,台风极有可能影响我县……”

  原标题:难忘那年十一号台风

编辑:张四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