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政协网  >  提案选览
关于加强精准扶贫项目统筹提高扶贫资金使用效率的提案(第0047号)
【http://www.sczx.gov.cn】 【2016-06-02 10:16】 【来源: 四川政协网】

  民建四川省委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重点在农村,难点在贫困地区。经过“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农村扶贫十年开发纲要”,我省扶贫事业成效显著,贫困人口已大幅下降。但由于贫困人口更多收缩至生态脆弱地区、高山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多为劳动力丧失或部分丧失的特殊人群,减贫难度愈来愈大,效应逐渐递减。目前,我省按照国家新一轮扶贫开发纲要要求,正以四大集中连片地区为重点进行扶贫攻坚,并开始实施精准扶贫计划。中共四川省委十届六次会议明确指出“扶贫开发攻坚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并从对象、项目、资金、措施、帮扶和成效六个方面提出具体要求。近期,民建四川省委在我省几个国贫重点县进行精准扶贫专题调研,发现在扶贫项目和资金管理使用中存在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扶贫对象不精准,部分贫困人口被排斥在扶贫范围之外

  由于国家已取消绝对贫困与低收入贫困划分标准,将其合并为统一的贫困人口,并多次提高贫困线标准,因此现在所指的贫困仅仅体现为相对贫困概念,从而在贫困人口认定上可能存在一些问题,识别“全村最穷的1个人、10个人能够办到,但是识别更多的贫困人口,尤其是距离贫困线比较近的贫困人口难度较大且缺乏准确性”,结果导致本应被帮扶的贫困群体被排除在扶贫计划之外。因而扶贫项目资金的个体瞄准机制存在偏差,难以实现精准扶贫,降低了扶贫资金使用效率。

  二是“大扶贫”格局导致项目缺乏统筹,扶贫资金使用分散

  长期以来,我国形成了“政府主导、部门帮扶、社会参与、对口支援”的“大扶贫”格局。在这一格局下,项目资金往往表现出“部门分割、多头下达、封闭运行”特征。尽管众多扶贫项目有具体的从上至下的项目规划与实施方案,但是县级扶贫主管部门缺乏诸如进度安排、项目落地、资金使用、人力调配、推动实施等统筹能力与权限,往往是被动接受上级指令与部门安排,缺乏项目实施与资金使用主动性、能动性和应变性,以至于许多项目难以切实落地,有效实施,不少项目“进度慢、验收慢、资金拨付慢”情况比较普遍,导致大量扶贫资金使用分散,多头管理,相互冲突,效率低下。

  三是扶贫项目资金“拼盘”安排,要求取消地方配套呼声强烈

  在与基层扶贫部门、相关部门座谈以及实地走访贫困户了解到,民生保障和基础设施等项目一般采用“上级政府或部门出资+地方配套”办法。例如,民生保障项目中村卫生室标准化建设,按50平方米计算,实际成本约6万元左右,上级补助仅占1/3,其余部分由地方财政解决;基础设施项目中水利项目建设按照1:1配套,道路建设国家财政按每公里(3.5米宽)25万元标准予以补助,但贫困人口集中的山区道路建设成本要高于这一标准1倍以上。在项目集中投放的特定年份上,地方财政压力进一步加大。四是扶贫项目稳步推进,但贫困户个人资金负担依然较重

  扶贫项目实施过程中,除地方财政配套外,贫困户个人还将承担出资、筹资责任。比如住房建设项目中的危房改造,每户补助8000-16000元,占实际改造总成本的比例不足三分之一,其余部分由个人承担;扶贫培训项目中,地方政府按照每人给予600元/月补助,与贫困个体因参加培训而承担的吃住行等支出仍有较大差距;集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于一体的整村推进项目国家一般按照100万元/村补助标准,建设进程中贫困村自行配套资金比例达到30%,由于村不是一级财政单位,因此配套资金最终仍将落到贫困群众身上。而贫困人口本来收入低下,往往无力承担个人支出部分,因此而影响了项目推进。几点建议:

  一是提高扶贫对象的识别能力,保障扶贫资金的精准度

  扶贫对象的精准是确保扶贫项目资金效率提高,实现精准扶贫的基本条件,识别出真正贫困的人口至关重要。所以,一要加强精准识别“回头看”工作,对未按程序识别的重新补齐程序,建立“该进未进”和“该出未出”的贫困户台账;二要采用民主评选与组织调控相结合方式,对存在争议的贫困人口采用投票打分的民主方式加以评定,并辅以组织调控坚决剔除因“优亲厚友”挤进来的建卡贫困户;三要增强统计部门与扶贫部门配合,完善贫困户定点跟踪监测制度,强化扶贫工作的动态监测管理。

  二是赋予县级扶贫部门相应权限,增强项目资金的统筹能力

  贯彻落实省委十届六次全会决定并充分考虑县级扶贫工作开展的现实状况,扶贫项目资金尽可能交给县级部门进行相应统筹极为必要。为此,建议赋予县级扶贫部门联合县级发改部门统筹各级、各类扶贫项目的权限,整合各种扶贫资金,依照扶贫规划或方案,有计划、有步骤、分阶段、保重点,确定项目推进实施的优先顺序,资金投放时间安排与横向调配,以足项、足额地保障扶贫项目推进所需资金,全力提升扶贫资金使用效率。同时,各地纪检监察部门要切实加强对精准扶贫项目的审批、资金使用的监管,保证精准扶贫资金使用安全。

  三是完善地区差异化配套政策,逐步降低或取消特殊地区的地方配套

  按照不同贫困程度、贫困发生率,继续完善差异化的项目资金配套政策。鉴于目前及未来一段时间下行趋势较强的经济发展形势,国贫县和少数民族县发展条件和发展能力均较差,往往难以承担扶贫项目配套资金,按照有关政策应予以取消相关地方配套;省贫县和一般贫困县应适当逐步降低扶贫项目的相应配套比例。

  四是创新扶贫项目推进模式,降低项目实施的交易成本

  目前,采用招投标方式推进扶贫项目,存在中间环节多、效率低下、交易成本高等问题,不少贫困地区产生了“既想要项目,又怕要项目”的纠结心态。建议采用多种方式推进扶贫项目实施,比如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可尝试探讨“地方政府财政垫资+农民投工投劳”模式,产业扶贫项目采用“财政资金+社会资本”的PPP模式,大宗畜禽、种苗等难以标准化产品的采购应实行“特事特办”政策,不应再盲目遵从一般政府采购管理的规定。

  鉴于过去我们在农村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灾区恢复重建、城镇化建设等工作中规划论证不够,项目上马匆忙、重复建设,建成后闲置,造成资金浪费的经验教训,加强精准扶贫规划先行,项目的充分论证统筹,才能有效杜绝扶贫资金产生新的浪费,从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编辑:张四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