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变

【http://www.sczx.gov.cn】 【2018-09-13】 【四川政协报】

我的家乡南江,地处川东北,不仅是革命老区,还是边远山区、高寒山区、贫困地区。她被连绵起伏的山怀抱着,山山相连,山外有山。在我的印象中,这些山坡高路陡,植被茂盛,鸟儿成群,四季分明——春飘花香、夏藏野果、秋满金色、冬盖白雪。

家乡的山,被饱满的绿色主宰着,沉甸甸的,犹如一块块参差错落、勾连有致的碧玉,镶嵌在蓝天白云之间。绿色,是山最为得意的着装。林间点缀的小草,如金花,似翡翠,绿得发光;遍布山头的各种树木,枝枝交错,叶叶相通,绿得发亮。山性博爱,滋养了花草树木,成为虫儿和鸟兽的天堂,由此完美了自己。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世代守望着山岭的山里人,享受着山岭的恩赐。山里的花草几乎都是名贵的中草药材,天麻、杜仲、铁皮石斛,最为名贵的是麝香;山里的树木层次丰富,红豆杉、鹅掌楸、娑罗树、银杏,最为稀罕的是巴山水青杠,被誉为“植物活化石”;山里的特产数不胜数,茶叶、核桃、金银花,最为出名的是“南江黄羊”;山里的矿藏资源富集,石墨矿、煤炭、白云石、大理石、花岗石、钾长石、石英、石膏、金矿,储量最多的是霞石;山里的野生动物上百种,金猫、云豹、金钱豹、黑熊、红腹角雉、穿山甲、大鲵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就多达40余种;山里还有野生板栗、竹荪、香菇、黑木耳,是城里人热衷的纯绿色食品。

然而,过度开发自然资源,一度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可喜的是,近年来,“生态优势是最大优势、有机产业是增收支柱”成为普遍共识,全县上下形成了人人关注健康、人人追求有机的浓厚氛围。集中连片规模发展富硒茶、金银花、山核桃、食用菌等特色产业百多万亩,特色经济、生态效益持续稳定增加。

如今,家乡的山更青,水更绿。云顶山下,南鹰村一线,“南江大叶茶”依山顺势,绿野遍地。走进茶山,环顾四周,绵延不尽,横看成波,竖看成浪。观光山、九龙山一带,漫山遍野的“南江山核桃”,栽植村头村脚,一棵棵昂首挺胸,枝条舒展。春暖花开时节,绿意盎然,树叶的清香漫山遍野。鸡公咀、王光山、活水、庙梁、空山一线,田间地头、山坡上,一行行、一笼笼翠绿的“南江金银花”,枝头挂满了淡黄色花蕾,三三两两的小姑娘背着背篓,兴高采烈地采花……

山里的路,四通八达。不再崎岖不平,山外的进得来,山里的出得去。“村村通”工程像一把把金梭,织起美丽的七彩练,连接着家家户户。普乐铁路、广巴高速、南汉高速,穿越于青山绿水间,打开了千百年来封闭的山门,缩短了城市与乡村的距离。

山里的山,更有人气。人间仙境光雾山,春赏百里山花烂漫,夏游神州避暑公园,秋履亚洲最长红地毯,冬探南方冰雪大世界,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创建成功,世界地质博物馆、世界地质公园顺利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实地评估,亮相亚太世界地质公园大会。

山里的水,清澈明净。九龙山下,正在建设的一座库容为1.67亿立方米的红鱼洞水库,百多米高的大坝即将把两边巍峨的大山连接,截断峡谷,锁住汛期狂奔不羁的河蛟。3年之后,“高峡出平湖”,深山耀明珠。

山里的人,不再贫穷。520个驻村工作队,打起铺盖卷,带上锅碗瓢盆住村社,3600多名县乡干部入农户,依托青山绿水,抓产业、搞养殖,发展乡村旅游,去年1.5万余农户人居环境得到改善,45个村的1.46万人实现脱贫,为今年脱贫摘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短短几年间,家乡父老乡亲们信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杨绍碧)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