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万元户

【http://www.sczx.gov.cn】 【2018-09-11】 【四川政协报】

万元户,在今天不值一提,而在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却是人们富裕了的标准,也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农村经济发展、农民致富的标杆。那时,乡镇干部摆谈工作时,常常提到的就是又发展了多少万元户,还有多少户可望进入万元户行列。我当时搞县域经济调研,在县委政策研究室工作,经常会与万元户打交道,了解过他们的成长史。

万元户,顾名思义就是年纯收入超过万元的农户。当时,工薪阶层(包括县委书记)一年所有收入一般不会超过2000元,年收入在1000元以内的占绝大多数。那时,几乎没有个体工商户,企业全是国营或集体企业。收入一枝独秀的,只能是包产到户后,在土地上迸发无限潜能的农民兄弟。像苍溪这样80万人的农业县中,有近30万农户,其中年收入上万元的农户只有20来户,还不到万分之一,真是凤毛麟角。为了推动农村经济的发展,让更多农民走上富裕路,机关干部就经常深入到万元户中,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总结他们发展生产的做法。既要为县及以上各级党政部门制定农村经济政策提供决策依据,又要广泛宣传万元户的成功经验,包括编印书稿、召开规模盛大的先进表彰会等,从而引导更多农民走上致富路。

回想当时的工作,自己觉得蛮有意思。1985年,由于县委要编一本致富文集,我们去了解一名叫罗时光的万元户。罗时光性格内向,不善言谈,我与同事在他家住了一周,与今天精准扶贫一样,同吃、同住、同劳动,才挖掘出了他身上的闪光点。罗时光是一位有知识的新型农民,他把苍溪雪梨的栽培技术钻研得十分精细,勤劳苦干,开荒建园创立的“速成建园法”栽植雪梨远近有名,果园雪梨年收入达1.3万元。为此,他出席过全国农业科技大会,受到省、市农业部门的关注。他建果园之路比较曲折,先前村社及家人都反对,只有爱人逐渐理解支持,可后来爱人因病去世。他抑制悲痛,独自一人在一个荒梁上花4年时间,打烂2把手锤、6根钢钎,换了3批钻子,开采了1500多立方米石头,搬运了1100吨泥土,把原来只有0.16亩的乱石窑建成了6亩地的家庭果园,被群众称作“当代愚公”。想起创业的艰难,激起了罗时光伤感的记忆,说到果园葬有他家的狗时,泪珠挂满了他的脸庞。原来,爱人走后他独自一人开荒建园,唯有自家的那条狗,通人性似的白天黑夜陪伴在他身边,一起上山,一起归屋,风雨无阻。后来狗死了,有人想吃肉解馋,他却要给狗一个葬礼,默默地把狗葬在了开荒的果园内,让它陪伴一起开创的这片果园。他葬狗的情节,后来被农村读物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农村工作文集,以一章的篇目予以记载。像罗时光这样有过曲折经历,进而发奋在种养业上做文章,最终发家致富的万元户典型事例还有很多很多。如五龙镇种菇大户裴子勋连续4年种蘑菇,平均年收入3万元。他在创业之初,产品滞销、银行追债的坎坷经历,十分感人。

万元户,按可比口径计算,相当于今天年收入20万元左右的农户。现在,这样的农户占比大幅提升,也没多么新鲜的。而当时的万元户是很荣光、很令人羡慕的,每年全县召开的农村经济表彰大会,乡镇都要组织锣鼓队敲锣打鼓地把他们送到区上(当时川北地区县以下设区),区上又张灯结彩用专车把他们送到县上,县上还要组织庞大的欢迎队伍,手捧鲜花,夹道欢迎基层来的万元户。会后,在县城显著位置办橱窗,贴上万元户戴大红花的照片及先进事迹,很是风光。一般的万元户,都受到过市、县主要领导的接见,以及省、市媒体的面对面采访。个别事迹特别突出的还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到北京参加表彰会。如我县的雪梨大王卢履清,当时年收入近4万元,到北京参加了全国劳模颁奖大会,并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合影。回到家乡后,他十分自豪,逢人便讲改革开放农民发家致富很有奔头。

追溯万元户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它们是改革开放初期,土地承包到户不久,农村经济发展中特有的一种经济现象,其中也面临着许多问题与困惑。一是政策的制约,当时相关政策处于起步阶段,还不定型。诸如农民雇工8人的规定,既不明朗还有限制,就是一个实例。二是条件的局限,那时,农民发展基本上局限在农村土地上,农民进城或涉及非农产业,要受诸多条件限制,几乎不可能。三是管理粗放,由于改革初期,市场繁荣程度不够,监管不到位,导致许多产品产业粗放式管理,忽视了长远发展,这也为后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了新要求。

万元户的出现,鼓舞了农民的士气,增添了农民脱贫致富的信心,有几点值得肯定:一是超前的理念。农村改革开放后,多年来束缚农民手脚的缰绳挣脱,农村中有文化有思想的能干人,率先迈出致富步伐,他们搞种植、养殖,搞加工、流通,释放出发展敢为人先的正能量。二是苦干的精神。纵观这些万元户,无一不是在种养业勤劳苦干、精心劳作的典范。他们比一般农户费神劳心,身体力行,是一步一步地干出来的。三是引领示范作用。土地承包以后,农民的吃饭问题解决了,怎样致富,增加农民收入,万元户还是大胆率先闯出了新路,对当时以至现在,客观上都有引领示范作用。今天,我们的庭园经济、现代农业园区建设、农业产业化及乡村振兴等新模式,这当中就有当年万元户引领农村经济的一些踪影。

泥融田块水初浑,雨细留痕秧正绿。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开始全面改革开放,农村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农业领域由独户经营、双层经营、产业化经营,到现代化园区建设,走过了40年的发展历程。其中许多农村经济现象,如典型引路——发展万元户、农资配置——拍卖山坪塘(耕牛)、政策跟进——土地流转等渐进探路式的改革,为农村经济的全面发展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我国农村迈进全面发展新时代。回望改革历程,万元户这一农村经济发展中的小插曲,也会载入我国农村经济发展的史册。

(李俊昌)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