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爬格子”到玩鼠标

【http://www.sczx.gov.cn】 【2018-09-11】 【四川政协报】

我是一个写作爱好者,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写作,亲眼见证了40年改革开放给我们这些辛苦“爬格子”的人在写稿和投稿方面带来的“红利”。

上世纪80年代初,我还在读中师,学校的文学爱好者自发办了一份油印小报,半个月一期,需要一些稿件。同年级的主编找到我,希望我投稿。我那时十六七岁,只是语文成绩稍好,写的作文勉强能入一向很挑剔的语文老师的“法眼”,但是根本不知道文学创作。拗不过主编的盛情,好面子的我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写不来,只好应承下来,从此开始了30多年漫长的写作道路。

写作是艰辛的,尤其是在手写年代。没有电脑、激光打印机、复印机,也没有铅字打印机,整个学校就只有一台钢板手刻蜡纸油印机。我对第一次写稿的印象特别深刻,当时是用圆珠笔在通行本上誊写的,投给校报后,主编对我说:“你的稿件质量没有大的问题,就是用圆珠笔在通行本上誊写,不方便我们计算字数和排版,字迹容易模糊,下次能否用钢笔在方格稿纸上写好后投稿?”从那时开始,我才知道投稿要用钢笔在方格稿纸上誊写。

但是,誊写到方格稿纸上无形中会增加工作量,而且方格稿纸需要另外拿钱购买,并且比通行本价格高,所以,才参加工作囊中羞涩的我在写稿时,都是先用通行本写初稿,修改后再用钢笔工工整整地誊写到方格稿纸上。如果在投稿前还需修改,那就惨了,又得重新誊写。一篇稿件,从思考酝酿到动手下笔直至满意投稿,个中酸甜苦辣滋味,只有作者自知。如果要一稿几投,加上留底,整个誊写工作量就可想而知。那时为了减少誊写苦恼,腾出时间写作,我就发动爱人和还在读书的两个妹妹帮我誊写。为了调动她们誊写的积极性,我还经常用物质和金钱奖励他们。正因为有她们的帮忙,我以前创作的稿件才得以有底稿留存,为现在的结集出版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1991年7月,我从乡村教师岗位转行到华蓥市政协工作。虽然离开了三尺讲台,缺乏教育方面的写作素材,但是,新的单位、新的岗位却给我提供了更广阔的视野、更充裕的素材。到新单位后,我一直担任秘书工作,负责起草领导讲话稿、综合性材料等,虽然写作任务大增,但我对写作仍乐此不疲,业余时间撰写新闻稿件、理论文章和一些诗歌、散文。当时单位只有一台铅字打印机,配备一名专业打字员,她业务熟练,对打字排版内行,但由于铅字排版自身的缺陷,比如寻找字模慢、偏僻字模少、句段修改后重新排版复杂等,加之需打印的公文稿件多,因此,自己的业余稿件还是只能手写,然后花费一定时间誊抄,从来没有找打字员帮忙。唯一不同的是,单位的方格稿纸多,再也不用自己掏钱买。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电脑打印店在城区如雨后春笋般兴起,把我从誊抄的苦恼中彻底解放了出来。但是由于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缓慢,单位没有经费购买电脑和打印机、复印机,只能到商业电脑打印店打印文件。我既不会打字,也没有电脑,初稿还是需要手写,不过修改、排版、存底方便多了。

真正从手写的繁琐中解放出来,是在2005年初,我被下派到一个街道办事处担任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为每个领导配备了一台电脑,且没有安排我多少事情。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就趁机学习电脑打字,以前有过短暂的几次电脑知识培训,五笔字型、编辑排版略懂一点,只是没有用武之地。现在有了电脑,可以一边打字,一边回忆以前学过的知识,实在不懂的,就向打字员请教。开始用电脑打字时,不仅速度慢,还会经常打断思路,不能像手写一样把一篇文章一气呵成,为此感到郁闷。好在我坚持了下来,不到半年,居然完全适应了用电脑打字写作。

电脑方便了写稿,而互联网则方便了投稿。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投稿依赖邮寄。有的刊物如果不用,还会退稿;如果使用,也会向作者寄发使用通知,有的还会给作者邮寄当期刊物。但多数刊物都标明来稿一律不退,寄出去的稿件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只有偶尔收到邮局的汇款通知,才知道自己的稿件被采用,虽然稿费不多,但那种在辛苦“爬格子”后被认可的喜悦感,也许只有同门中人才能感同身受。

21世纪初,借助改革开放的春风,互联网在中国大地蓬勃兴起,也给我们这些写作爱好者投稿带来了“红利”,只要在互联网电脑上通过电子邮箱、QQ等,鼠标一点,一秒之内就可以迅速投稿,不仅减少了到邮局投递的麻烦,还可以通过QQ、微信等与编辑零距离沟通,接受编辑老师的直接指导,稿件能否采用也能第一时间知晓。

改革开放带来了方方面面的巨变。作为一名普通写作者,我从最细微的地方,也深深感受到技术和经济的发展所赐予的便利,这在几十年前,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啊!

(刘长安)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