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待土地影响人类自身
——读《泥土:文明的侵蚀》

【http://www.sczx.gov.cn】 【2021-02-23】 【四川政协报】

土地,俗称泥土,学名是土壤。大地养育了自然万物,万物最后也回归泥土,土地对人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当下,人类某些看似合情合理的行为,其实是在伤害泥土。美国华盛顿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教授蒙哥马利在《泥土:文明的侵蚀》中为大地立言,从科学与人文双重维度反思人类与自然互动中的功过是非,为构建人类与自然的生命共同体提供了思想启示。

蒙哥马利的主业是研究地质学,而地质学对地球的关注,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层面,从来都是大尺度的。尤其是地质学家族中的岩石学、地层学、地貌学,其研究的时间跨度少则百万年,长则上亿年。只是,地球岩石圈浅浅一层的泥土,似乎从来都没有被地质学家正儿八经关注过。蒙哥马利年轻时就敏锐地意识到,从事地质学研究,如忽略了泥土,显然是很不全面的。上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着全球土壤生态矛盾越来越尖锐,他开始探究土壤的世界。

对泥土,世人似乎最为熟悉,然而深究起来,却又异常陌生。从科学的视角看,泥土是指地球表面的一层疏松的物质,由各种颗粒状矿物质、有机物质、水分、空气、微生物等组成,能生长植物。泥土由岩石风化而成的矿物质、动植物,微生物残体腐解产生的有机质、泥土生物以及水分、空气,氧化的腐殖质等组成。概而言之,由于成分不同,泥土又分为若干种类,泥土肥力程度,决定了土地的富饶或贫瘠。但土地是否富饶,在自然力量和人为因素的作用下,时常能相互转化。但凡土地富饶之地,也是农业种植活跃的区域,同时也时常孕育人类的文明。

《泥土:文明的侵蚀》由“古老的优质泥土”“地球的表皮”“生命之河”“帝国的坟墓”四个篇章组成,全书将地球表层的土壤作为考察对象,借助丰富的考古与历史资料,叙述了土壤与人类社会之间上万年的关系变迁。蒙哥马利忧虑地指出:看似不起眼的土壤,可能成为决定文明盛衰的关键。从作为文明源头的古希腊和古罗马,到工业时代的美国西部;从欧亚大陆腹地的俄罗斯草原,到南太平洋与世隔绝的狭小海岛,过往的众多文明,因为土壤侵蚀而衰落的真实案例,连接起了过去与当下的历史。在古埃及的尼罗河流域,由于洪水不断将新鲜淤泥冲击到下游的两岸,所以土地的粮食产量很高且肥力不减。但其他更多地区,由于缺乏上述条件,过度开垦带来的结果十分严重,古希腊的执政者梭伦就曾颁布禁令,要求不得在陡坡上耕作。古罗马的农学家关注耕犁效果,由此来提高粮食产量,却造成了土壤被不断推下坡面,使得沃土侵蚀情况加剧。古罗马文明的衰落显然跟此有关,由于骄傲的罗马人不得不仰赖边疆地区的粮食供给,古罗马文明最终凋零。

16世纪以后,受益于大航海时代及之后的殖民扩张所带来的惊人财富,欧洲农业开发提速,科学家对于发展农业与保护土壤之间的关系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尽管如此,美洲“新大陆”的开发,仍然没能避免若干古代文明曾上演过的悲剧,快速推开的大面积深度垦殖,加速了土壤侵蚀,以至于在美洲殖民地开发仅200年左右,就出现了普遍的土壤衰竭。到了19世纪后期,因为美国政府彻底废除了南方奴隶制,西部新建各州由此摆脱了奴隶制种植园的阴影,随之开始上演西部冒险故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造成了以往很多年才能形成的土壤流失的严重后果。

我们对待土地的态度,决定了土地对待我们的方式及其时间维度。“当今的人类行为,正在全球范围内毫无节制地消耗土壤。”这是《泥土:文明的侵蚀》的一个重要立论。蒙哥马利的疾呼绝非杞人忧天。在过去5亿年里,植物的进化和生命的兴盛,促使地球土壤的形成。反之,土壤也孕育了更多、更大的植物,这些植物作为食物,又进一步促成更为复杂的动物群落的出现。生物与土壤,一直处于动态平衡之中。土壤受到侵蚀,原因是多方面和多要素的。一是自然的要素。例如山地斜坡上疏松的土壤,经过雨水的冲刷,会从山体上自然脱落。二是人为的影响。在现代化的生产中,大量化学药品、工业废水和固体物与土壤“亲密接触”,必然会伤害土地原本的免疫系统。尤其现代农业生产,在植入科技外力方式之后,氮、磷、钾化肥和杀虫剂在农业种植中广泛使用,其目的是提升产量,养活更多的人口,满足人类更多的物质需求。但与此同时,这些化学肥料和药剂也破坏了土壤的营养系统。久而久之,土壤就会出现各种“慢性病”。

土壤的生态安全,不仅关系到文明的延续,同样关乎国家的长治久安。土壤生态保护和水环境治理、矿产资源和森林草地保护等一样,考验着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治理智慧和能力。只有当我们对待泥土的态度是友善的,人类创造的文明才能延绵。

(陈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