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寒,做几件心仪的事

【http://www.sczx.gov.cn】 【2021-01-14】 【四川政协报】

冬已深。寒冷、黯淡成为主题,可这丝毫挡不住我对生活的热情。裹紧衣衫、打起精神,做几件心仪的事儿去。

重返故乡开启一段初心之旅。清凌的溪泉、沧桑的老屋、温暖的墙根、淳朴的乡亲,因了冬的单调与孤寂,每至此时想念愈甚。回到童年曾捉蝎子、刨药材的沟谷,曾摘柿子、掏鸟蛋的老树,曾玩捉迷藏、扯闲篇的巷口,曾初启蒙、开心智的旧校,还有那条寒来暑往不曾中断的上学路。虽已满目萧索,回忆却是葱郁,一时明了从哪出发、去向何处,初心更亮。

走入冬山拣拾背回一捆枯柴。背筐、握镰,伪装成一闲散樵夫,踩着厚厚落叶,造访久违的深山老林。冬山空寂,树生枯枝。毋需伤怀,人生也难逃行至冬季如一枯柴的自然规律,更需豁达、坦然才是。漫步寻拾,简单打理,便可背捆干柴回家,给留守的父母取暖做饭。灶里燃烧将熄的柴,像极了年迈老人,化作灰烬,犹爱儿女。吾辈惟有自强自立、陪伴反哺。

小坐一隅静享冬阳暖暖柔情。从未像寒冬这般,对阳光充满期待景仰。响晴,坐在阳光里。沏一壶茶,看茶叶舒展、茶香袅袅,心亦随之释然;捧一卷书,读几篇美文、数首诗词,情亦随之升华;听一段曲,悟词之蕴意、乐之韵律,身亦随之悠然。暖阳穿过纱窗,丝丝浸润、宁静祥和,令冬日晌午分外美好;更因那份平民小资的雅趣,忽觉诗意的生活并非遥远。

激情奔赴一场华丽冰雪盛会。丝丝冰凌倏地集结、蔓延,固化了溪流、库塘的灵动。试探性踩踏,直至尽情滑出优美的弧线,滑向深冬,滑回童年。冬晨的玻璃窗,似是冰花编织的万花筒,撩拨深潜的童趣,想象成充满奇思妙想的图案。最喜一觉醒来,与连天飞雪相遇,踩着软绵绵的积雪漫步、赏景,堆雪人、打雪仗,心也随冰雪世界纯净、茫远、通透起来。

迎风踏雪诚心拜会三五老友。萧瑟之季,甚是感念生命中相遇并成为知己的好友。或无性别之异,年龄之差,利益之求,只因志趣相投。邀约一家有落地窗的餐馆酒吧,或直接登门,小菜几碟、清酒几盏、香茗几杯,言语不多却句句入耳、熨帖走心;或相对无言,对坐碰饮,仅此。淡忘相识是在何时,不问再聚会否无期,但求今生此时有你陪伴,没有“改天”。

家人围坐尽情涮炖饕餮一冬。数九寒天,再没有比痛快涮一锅或炖一锅过瘾了。麻辣、番茄、清汤、菌汤,底料任意挑选;肥羊、肥牛、猪肚、百叶,菠菜、白菜、生菜、茼蒿,荤素自由搭配;糖蒜、麻酱、辣油、韭花,小料佐出美味。铁锅内猪肉、白菜、粉条、土豆、豆腐,小火慢炖、滋味十足。舌尖上的冬天,热气蒸腾、暖心暖胃、温馨到家。

乡间采风记录渐远的民俗民风。冬愈深,农人生活愈发丰富,且饶有仪式感,只为辞旧迎春。汇集五谷杂粮,慢熬一锅香喷喷、粘糯糯的腊八粥,忙年开始。杀年猪、炖大肉、做豆腐、扫尘土、剪窗花、蒸馒头、接祖亲、贴对联、家团圆、看春晚,农历新年就这样华丽丽登场,又在拜年走亲、目送离家中渐入尾声。一年又一年,民风渐远渐淡,更待传承、弘扬。

忙里偷闲,长泡一次温泉,水汽氤氲中,放空自己,舒缓全身,逍遥似神仙;抱膝静坐冬山顶上,看小城、河流、众山趋小,心的格局却大了;围炉烤几块红薯、几把花生,泡一壶热茶,与串门的乡亲闲聊至日落西山;寻一飘雪的黄昏,与一帮无用的新交旧友,来顿期待一年的“雪中宴”,甚是应景;在四季的尽头静心下来,回望旧年,谋划来年,整理心情,又迎一春。

天寒,心却暖,想做的事的确很多,多到一次实难如愿,需要数次且乐此不疲。也好,如此,才可在寒冷中拥抱一怀温暖,在黯淡中寻得一抹亮色,在单调中营造一季丰饶。长冬漫漫,挤时间做成几件有意趣的事,当是乐事、美事一桩,很有成就感呢!

(张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