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灾害记忆的重建
——读《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

【http://www.sczx.gov.cn】 【2020-09-15】 【四川政协报】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史研究中心主任夏明方教授多年耕耘中国灾荒史、环境史、生态史与社会经济史领域,著有《民国时期自然灾害与乡村社会》《近世棘途:生态变迁中的中国现代化进程》等作品。《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是他最新出版的著作,主要收录他历年来的一些论文、讲话、访谈和他为同仁所作序跋,虽非代表作,思想亦可窥得一斑。

所谓“双相”,借用了精神心理学界的一个名词,即英文的“bipolar”,指人的心境,因生物、心理和社会环境诸方面未明因素的交互作用而导致的,在正常、高涨(躁狂)和低落(抑郁)之间往返摆动。夏明方用它表述在灾难与康乐、无序与有序、动荡与安宁、繁荣与危机、兴盛与衰亡之中穿梭变换的人间社会及其文化创造,目的是启示我们不要把它们作为截然相反的两极来看待,要把不确定性带入历史,认识到灾害对历史的影响是多方面的。

夏明方梳理了中国灾荒史,对比了古今救灾制度的差距与变迁。从《春秋》开始,一直到中国古代最后一部纪传体“正史”《清史稿》,中国史书里有很多关于灾荒的记录,没有哪个国家能保存这么完整的、时间序列这么长的灾荒记录,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对于中国百姓来说,中国人的储蓄习惯,或者灾难预警时的迅速反应,都与灾荒的记忆有关。

作为专业学者,夏明方强调保存文史资料的重要性。文史资料征集范围广泛,关于地震、水灾、旱灾、瘟疫等重大灾害的记载,也应纳入其中。这些史料来源主要来自“亲历、亲闻和亲见”,还借助于档案、方志,以及当时的官书、新闻、调查和研究报告等。口述类史料,有的系作者亲笔撰写,有的系亲历者口述、编者代写,也有的举办座谈会,由众多亲历者围绕某一特定灾害进行集体回忆,形式可谓多样。它们与文献资料互为补充与印证。以文史资料中的灾害讲述为中心的灾难记忆与政治话语的变迁,蕴含着近现代历史的内在逻辑,是“一扇透视灾害历史的记忆之窗”,所以官方应该更重视这方面的书写与记录。

对于过去灾害史料的搜集、整理和研究,是一种灾难记忆的重建。夏明方同时强调,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一种灾难记忆谱系或灾难话语中,不仅要看到其中的连续性,看到其超越政治事件的内在脉络,还不应忽视其中发生的断裂,不应忽视政治事件对这种灾难记忆的重构和再造。显然,这正是“双相”的核心主旨之一。

夏明方的视野是宽阔的。一方面,他梳理了中国的灾荒史以及灾荒与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等方面的关系。另一方面,他引进了国际学术界有关生态史、环境史的研究动态和成果。近年来,国际学术界对这个问题很重视,譬如贾雷德·戴蒙德的《枪炮、病菌与钢铁》、威廉·H.麦克尼尔的《瘟疫与人》《人类之网》等著作,都非常有名。这些作品都强调生态环境,尤其是那些不确定的、突发的灾害事件,对人类历史的深刻影响。在全球化的当代环境里,应当紧扣人类各种互动网络这个主题,在世界历史的视域中理解人类的整体经验。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大背景下,阅读《文明的“双相”:灾害与历史的缠绕》,会有更多的感悟、感触和思考。

(赵青新)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