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山里当老师

【http://www.sczx.gov.cn】 【2020-09-10】 【四川政协报】

师范毕业那年,我自愿选择到大山里的一所小学教书。

报到那天,我在镇车站打了一辆摩托车就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一直往莽莽苍苍的大山里钻。大概一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了这所群山环绕的学校。小小的学校依偎在半山腰,白墙已被岁月浸染得斑驳无华,校门口“那柳小学”黑字校牌也已微微泛白,只有学校上空的国旗还在山风中坚强地飘动着,略微为这所大山中的学校增添了一丝生气。

沿着长满苔藓的石阶梯走上去,我在学校的走廊处遇到一位三十岁左右老师模样的人,我走过去打招呼:“老师你好,我想找校长,你知道他在哪里吗?”那人说:“我就是,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这句话把我吓得不轻,在这样偏僻的山区小学里,校长竟然还这么年轻?我忙向他伸出手:“您好,校长,我叫罗强,是新来的教师,向您报到来了。”校长马上握住我的手说:“欢迎欢迎,先到我办公室坐坐吧。”

他一边给我倒茶一边说:“我也姓罗,叫罗旺,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罗校长给我介绍了一下学校的基本情况,他幽默地说:“这里可算是世外桃源哦,周围人家很少,很多孩子们上学都要翻山越岭,走两三个小时才能到学校,这里除了纯朴的老师和可爱的孩子,还有很多虫鱼鸟兽相伴,就是想吃肉会困难些,要搭摩托车到十多公里外的镇上买,或者等走村过寨的‘猪肉佬’挑猪肉过来,青菜倒容易解决,只要自己种就行了。”

我被安排教四年级语文,兼做班主任。这是一群可爱的学生,见我没菜吃,几个山娃子自发在池塘边帮我开垦了一畦菜地,每天轮流浇水。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青菜多到吃不完,迫不得已只好送给其他老师和附近村民,让他们帮忙吃。还有一些孩子家里包了粽子,会给我捎两个过来,悄悄放在宿舍的窗前;家里挖红薯了,会给我挑几个好的拿过来,悄悄放在我房门前;上山采的竹笋,也会给我带一小袋过来。那时候我几乎每天下课回到房间,都能收到意外惊喜。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所小学的每一个学生都很有礼貌。这些山里娃子对老师的那份尊重,是发自内心的,潜在骨子里的。这些孩子们,无论是在割草也好,挑柴也好,吃饭也好,洗衣服也好,只要是看见老师过来了,他们就会迎上来,恭恭敬敬地敬个礼说:“老师好!”

一天傍晚,我家访回来,独自一人走在山路上。突然间只觉得寒光一闪,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路中间,手里扬着一把明晃晃的砍柴刀。我吓得半死。谁知这位“大侠”只说了一句“老师好”,又若无其事地回到路边继续砍柴去了。原来这位“大侠”是学校一位六年级学生,看见我过来了特意跳出来向我问好。那时候我只有十九岁,一些六年级学生长得比我还要高大。

学生们私下里都不叫我老师,叫我强哥。我很用心地去教他们,不仅教他们书本上的知识,还掏心掏肺地与他们谈心,谈生活、谈困惑、谈人生、谈理想,我用我的亲身经历激发他们奋发图强,告诉他们只有读好书才能走出大山,才能看到外面精彩的世界,才能彻底改变家庭贫困的现状。

我还结合学生的情况和自己的教育教学实际,写下了不少教育教学心得体会及论文,投到报纸和杂志上发表。其中《多给学生留点自己的时间》这篇论文在杂志发表后,成为全镇教育界第一个在省级刊物发表论文的教师,在镇上引起巨大反响,我还收到了300元的“巨额”稿费,当时我一个月工资才500多元。

在大山里教书的第三个年头,我接到了镇教办打来的电话,说我的语文教研水平较高,经研究决定调我到中心校教语文,要我尽快交接好有关工作到中心校报到。

于是我带着万分不舍,告别了山里的老师和孩子们。

我走的那天,没想到孩子们竟然自发到山上采来山花,站在山道两旁夹道欢送我。当我提着行李从挥舞着山花的孩子们中间走过时,那一刻,我的泪水不能自已地流了下来。我依依不舍地挥别孩子们,坐上摩托车。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孔越来越远,在我的视野中越来越模糊,几个孩子追在我坐的摩托车后面边跑边挥手大喊:“罗老师再见!”

随着摩托车渐渐远去,孩子们的呼喊声也被山风吹得越来越远……就这样,我流着泪离开了这个给了我无数欢乐、无数回忆,让我无限眷恋的地方。

(罗强)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