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收成”

【http://www.sczx.gov.cn】 【2020-09-10】 【四川政协报】

初秋时节,天气凉爽怡人。柿子黄了,大枣红了,葡萄紫了,长长的谷穗低垂,玉米棒子挂着红缨,一切都那么亲切安详,亦如我远方的故乡。

这时,我总会想到父亲:他从村里小学退休后,从三尺讲台走向家乡田野,播种、耕耘、收获,依然是他不变的功课。

四十多年前,也是初秋时节,瓜果飘香,扁豆花开得耀眼,父亲师范毕业了。他背着行李,沿着弯弯的小路,回到了故乡。在村头的三间土坯房里,开心地当起了“孩子王”。

父亲对秋收的期待,从布谷声中,播下玉米种子那天起开始。迎着夏晚热辣辣的风,父亲悄悄出门了。一个人走田间小路,到了自个家玉米地,父亲蹲下来,点一支烟,慢慢抽着。他知道,他播下的一粒粒玉米种子,正蛰伏在厚厚的泥土下面,悄然蓄积力量,生根发芽。

时光回转,彼时,年轻的父亲,站在低矮土坯房前,用锤子使劲敲着铁钟——“铛,铛,铛……”,惊得树上的鸟“扑棱棱”飞远了。“上课了,上课了!”那群如野马一样的孩子,你拥我挤地奔向教室。父亲高声喊道:“同学们,快坐好了!打开书,我们继续学习汉语拼音……”

日子迈进八月,玉米青青,像个半大的孩子,抽条似的疯长。晨曦里,父亲“吱呀”一声推开屋门,沿着弯弯的小路,走在微光初现的田野。父亲握着铁锹,让沟里调皮的溪水,流进一垄垄的玉米地。朝阳下,高声唱着歌儿,欢快的音符伴着溪水潺潺流淌。

那些年,简陋的讲台上,粉笔在父亲的手里,“吱吱嘎嘎”响个不停,台下的孩子们书声琅琅:“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父亲说,不能提供给学生更好的条件,但通过书本,可以给他们打开一扇看世界的窗。

一场雨后,阳光明媚。父亲端详着他的蔬菜庄稼:南园的茄子挂果了,南瓜开花了。瞧,玉米在疯长,一个个饱满的玉米穗,是父亲眼里最美的风景。父亲慈祥地抚摸着它们,像抚摸着一枚枚骄傲的勋章。

父亲的孩子们像玉米一样一茬茬成长着,高考季到了,他给学生电话嘱咐:“好好考,老师在家等着你的好消息!”学生被高校录取了,父亲沿着乡间的小路上,送了一程又一程,叮嘱又叮嘱。

秋风清凉,吹来庄稼果实成熟的馨香,父亲的学生微信群里,热闹非凡:大家相约假期回来家乡,看看他们头发斑白的老师,看看他们曾经的教室,那个让梦想起飞的地方。

父亲笑了,阳光撒在他满是褶皱的脸上。他的目光随着蜿蜒小路伸向远方,喃喃自语:“今年又是好收成!”

(李东花)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