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蛋袋

【http://www.sczx.gov.cn】 【2020-06-25】 【四川政协报】

艾香氤氲满人间,端午气息渐正浓。

提到端午,我最怀念的就是母亲做的甜糯白米粽、香浓米粉肉,当然还有大姐、二姐为我编织的五彩蛋袋。

记得小时候,每到端午前夕,细心的姐姐们一早就忙开了。大姐忙着准备七色丝线,二姐配合协作。她们挑不用到生产队出工的雨天,坐在屋檐下,一边听着如诗般轻跳的雨滴“叮咚”敲打屋前的青石板,一边编织七彩蛋袋。我呢,就坐在一旁,做姐姐们的最佳观众。

在织袋过程中,首先,大姐领头在簸箕里排放丝线。二姐轻扬兰花指,迅速在丝线底部寸许之地,依次给相邻的各色丝线打花结,在袋底蓄一寸长彩须。大姐在二姐打花结的同时,用左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拉抻丝线,防止花结间距不匀。姐姐们那灵巧的动作,像皮影戏中的公主在跳霓裳羽衣舞,似花园里的迎春花迎风歌唱,更像村口电线杆上的羽燕,在空中交头接耳诉说丰收的喜悦。花结的数量从蛋袋底部起开始由少到多。编至中端,二姐在蛋袋的外侧边缘处编了一只黄色蝴蝶,给彩色的蛋袋平添了一丝亮色。二姐手编酸了,大姐立马接过手,待到编完几十个花结,编到蛋袋顶部时,大姐有意依次减少花结的数量。最后,她在一个弧形圆圈上打上十几个花结,编成了装蛋的袋口。封口完毕,一个精美的蛋袋便制作完成了。

充满艺术色彩和童趣的蛋袋不大不小,刚好装得下一个咸鸭蛋或咸鸡蛋。在姐姐们正准备编织第二个蛋袋的时候,恰巧母亲煮的咸鸭蛋、咸鸡蛋也熟了。母亲将热蛋放入盛有红胭脂的盘中染色,数分钟后,她将蛋取出放到冷水中浸润,等蛋变得温热,母亲便将蛋拿到我们面前,叫我把蛋袋挂在脖子上,然后母亲用左手撑开蛋袋,右手把蛋轻轻装进去,摸着我的头慈祥地说:“我儿吃了这鸡蛋,易长易大!”姐姐们也搂着我,一齐对我说:“我弟吃了这蛋,以后的生活红红火火、五彩缤纷!”看着漂亮的蛋袋,听着母亲和姐姐们的祝福,我心里暖暖的、甜甜的。

姐姐们为我做的第一个蛋袋,我不舍得取,戴着蛋袋在村巷里跑来跑去,在小伙伴面前炫耀。漂亮的蛋袋和我幸福的笑脸成了村巷中一道美丽的风景。小伙伴们也争相让家里大人编织蛋袋。

蛋袋是儿时盛蛋的器皿和玩具,更是一座“精神城堡”。如今人们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家乡也没什么人编织蛋袋了,但姐姐们编织的蛋袋和母亲煮的鸡蛋,我一直珍藏在心。蛋袋是家人们对我浓浓的关爱和深深的祝福,教会了我爱和感恩,让我更深地体会到劳动创造美的中华传统美德。

(饶哲生)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