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一场气吞山河的春雪

【http://www.sczx.gov.cn】 【2020-02-14】 【四川政协报】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在我的记忆深处,像这样的情景,即使在气候较为暖和的川南之地,冬末岁初农历正月十五之前,每隔几年都会遇到。可惜气候变暖,好多年没看到“飞雪带春风,裴回乱绕空”的景象了,有点惆怅。

今年是农历的庚子年。一开年,“皇冠”般的冠状病毒,从九省通衢的武汉开始,越过汉江,越过长江黄河,甚至飞蹿到圣洁的雪域高原。

泱泱神州,巍巍华夏。一时间,大大小小的城镇街道,村村寨寨的旮旯角落,亿万群众,八方围剿,打响了人类对疫魔的“歼灭战”和“阻击战”。那些曾出现在电影、电视和小说中与疫魔战斗的故事,每天真真切切地上演。

今年春节特别静。路上没有几个行人,街上没有几辆汽车,山川落寞而清寂,城市在孤独中沉睡。

今年春节特别冷。南方的天空也阴沉着脸,春节前就开始下雨,透着冽冽寒意。疫魔欲用疯狂的狞笑,撕裂人类温暖而柔软的胸膛。

今年春节特别长。人们蜷缩家中,不走亲、不访友、不请客、不聚餐,偶尔出去一下,也是戴着口罩,匆匆而去匆匆而回。城市与城市、乡村与乡村、人与人都互相隔绝着。从早到晚看着手机,看着电视,时刻关注着疫情的变化,在煎熬中等待,在等待中煎熬,不知何日才是疫情的“拐点”,不知何时才能等到疫情消逝,等来春暖花开。

多么期望,来一场气势如虹、气吞山河、席卷神州的雪啊!

“春雪满空来,触处似花开。”我要让那气势如虹的雪,化成满天的春花——飞向,一群群奔跑在医护前线、用生命抢救生命的英雄壮士;飞向,一群群夜以继日提供防控物资和生活保障的后勤卫士;飞向,一群群不计名利、捐款捐物的侠胆义士;飞向,走进街道社区、泥泞乡村,落实各项防控举措的基层斗士……然后,轻轻地贴在他们的耳畔,深情地告诉他们:你们是战胜疫魔的神将。

“吹灯窗更明,月照一天雪。”我想让那气吞山河的雪,不分白天与黑夜,静静地飞,静静地飘,轻轻地落在那些不幸的患者和静守家中的人们的窗前,深情地告诉他们:你的世界没有黑暗,黑夜里也有明亮的月光;我就是春天的使者,给人们以春的力量。

这样的春节,这样的初春。我期待从北国到江南,从喜马拉雅山到东海之滨,来一场席卷神州的雪。那满天飞舞的雪啊,那晶莹的花瓣,就是一张张法力无边的金色利器,搅动九天寒彻,让疫魔灰飞烟灭,还宇宙以澄明。在一场气势磅礴的春雪过后,所有的病毒都被洗涤荡净。

雪停了,风轻了,天蓝了。小溪的流水跳跃而欢畅,花苞在暖阳的舞蹈中,像少女的心扉鼓胀起来。“雪消门外千山绿,花发江边二月晴”,又一个万物复苏、百花齐放的春天即将来临。

(袁涔洪)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