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一方菜园安放心灵

——读《蔬菜月令:我的耕读笔记》

【http://www.sczx.gov.cn】 【2020-01-14】 【四川政协报】

人在草木间,食五谷,亦食蔬菜。可是,你是否知道,菜有百样绿,而豌豆能开出五种不同颜色的花朵?作家徐斌躬耕陇亩三载有余,书写心得30万字,继散文集《蔬菜物语》后,复推出《蔬菜月令:我的耕读笔记》,以清新自然、质朴隽永而又诗意灵动的文字,引领你我认识蔬菜、体味生活、感悟人生。

“当蔬菜被优美的文字抚摸时,就远离了卑微、轻贱和孤寂,忽然间,变得明媚可人,光彩夺目。”《作家天地》主编郭翠华这样评价徐斌的“种菜随感”。此言委实不虚——徐斌不是农技师,不是植物学家,更不是想通过对蔬菜的营养价值进行分析、研究,教你成为一个美食家。他只是在工作之余,把种菜当作一种“修行”,然后通过自己“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与“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的晴耕雨读式生活经历,告诉我等高速旋转如陀螺般“为名忙,为利忙”的庸碌之辈:生活的真谛原本就是随遇而安,诗意的栖居并非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幻梦。无论岁月如何流转,无论生活怎样变迁,一双善于发现诗意的眼睛、一颗乐于感知美好的心灵,总会带我们找到那一块可供安放灵魂的“自留地”。

作为“虔诚的菜农”,徐斌首先有一颗天真的童心,他的目光是清纯的、澄明的、晶莹的,对园里的四季蔬菜,如青菜、马铃薯等是怜爱的、悲悯的、敬重的——“我知道它们生长的努力和不易,如同行走在世间的小人物,没有人完全知道他们的遭遇和忧伤,就像没有人看见他们生命中所有的雪”。他与蔬菜们心有灵犀——“春韭菜发芽了,红红的、弱弱的两片细叶,像刚孵出的鸡雏,站都站不起来,更走不动路。我用手指轻轻拨动细叶,像拨动鸡雏的小嘴,那小嘴湿润温软,好像要跟我说话”……

作者的敏感、热情与良善,又让他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田园诗人”。只是,他的诗行是绿色的、宁谧的,是含苞带露的、生机盎然的。尽管他用的是二指镐、旧铁锹与两只手,但因是用勤劳的汗水在写诗,是用欣赏的眼光与感恩的心情在写诗,这立体的、动态的诗笺,便活泼起来、明丽起来、丰盈起来。在四季的风中,轻舞飞扬,又似流淌的绿色音符。仅从文题来看,“拍拍春天的脸”“一茎山药爬上来”“把老蒜编成辫子”等,是不是诗意浓烈,让人初见之下,心生欢喜?

正如作家魏振强在《序言》中所说:“作者对自然的亲近和热爱,并不是消极的‘遁世’,而是一种更为主动的发现和寻找,寻找生活的诗意,让自己的生活更纯净、内心更丰盈。”种菜原本辛劳而琐碎,锄地、播种、浇水、施肥、除草……需要力气,需要流汗,需要时时关注,需要天天管理。最主要的是需要热爱之心——爱土地、爱蔬菜、爱生活、爱四季……就像他爱自己的学生,爱自己的孩子。“我这里的土是松软的,简直可以蒸大馍、烤面包”,那一份喜悦与骄傲真是溢于言表。作者种菜从不盖地膜,不用罩大棚,更不会施以化肥、喷生长剂等。他相信自然的伟力,他知道蔬菜是有智慧的,甚至有着情怀。在作者眼里、心里,蔬菜的四季,也正如人生的四季,蔬菜萌发、生长、茁壮,直至老去,抑或化为春泥。在相伴相依中,分明感受到了自然之美、生命之美与劳作之美。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单单从语言角度来看,身为徐斌同仁的我,亦是钦服之至的。你瞧,“暖暖的太阳斜照着菜地。风收住双翼,像午睡的小猫。园子里安静得能听到阳光丝丝的颤动,以及我的思绪轻脚慢步的声响”,其语言凝练而优美,自由灵活,古今中外的诗文、哲言妙句,信手拈来、恰切精当,不虚饰、不做作,诗情、画意、哲理、美趣皆融于其中。

作者坦言:“我种菜时,时常想到书籍,读书成了种菜的延伸,书籍成了别样的菜园。”实际上,种菜只是作者教书育人生活的延续和补充,种菜的日子绝非单调乏味的循环。忙里偷闲,作者还读书、写作、垂钓、骑行、观影、唱歌……尤其是“耕读笔记”的坚持写作,让他在种菜的同时记录下了社会万象、人世百态,还有博杂的阅读体验、独特的生命感悟等。浓郁的生活情趣蒸腾于纸页间,也弥漫于读者心间。

(刘敬)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