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池的东坡记忆

【http://www.sczx.gov.cn】 【2020-01-09】 【四川政协报】

农历己亥腊月初一,也就是2019年12月26日那天,我在成都出席省委政协工作会议。会场外,我看到当天的《四川政协报》四版有《成都摩诃池:堪比西湖的昔日胜景》一文。文章写得很好,我阅读了两遍,勾起了一些记忆,感到文章还有必要再续写。杭州西湖的人文景观与苏东坡紧密相关,没有苏东坡的诗文,西湖会逊色不少。然而,这摩诃池的历史中也有苏东坡的诗文情怀,应补忆记载之。

唐代自“安史之乱”后由盛转衰。历经五代十国的四川,出现前后“两蜀”政权,既有王建的“前蜀”政权,又有孟昶为君王但被灭亡的“后蜀”政权。特别是孟昶这位“后蜀”君王,以侈靡荒诞出名,不仅留有“蜀宫夜宴”大型歌舞三月不断的历史记载,还有“摩诃池畔与花蕊夫人纳凉作乐”的故事,而且还留下自己与花蕊夫人寻欢作乐的佳作《玉楼春》词。这位孟昶皇帝与南唐皇帝李煜颇为相似,治国不行,作乐填词倒是高手。孟昶所作的《玉楼春》词为后人传颂,直到苏轼(苏东坡)7岁时,还听一位90岁的老尼吟诵过。苏东坡在47岁时对家人、朋友讲起这件事,只是记不全《玉楼春》全词,于是索性根据这个故事和碎片化的记忆创作出《洞仙歌》词。从此,后人只知苏东坡《洞仙歌》词。如今两相比较,两首词牌不同,却惊人相似。不仅故事写照相似,而且意境和韵律几乎完全一致,但孟昶作词与苏东坡作词的时间相隔百多年,可谓诗词史话的历史巧合,也是关于摩诃池传说故事的一段佳话。

首先,要说一下花蕊夫人以及她那首著名的载入史册的《述国亡诗》。

花蕊夫人,青城(今都江堰)人,原本是孟昶宫廷歌伎,后被孟昶看中,封为慧妃,赐号“花蕊夫人”。本姓费(亦有记载姓徐),擅长诗词歌舞,又是倾国美人,深得孟昶宠爱,时常陪伴孟昶巡乐,在摩诃池避暑纳凉,由此声名鹊起、传扬九州,为当时已经立国的宋太祖赵匡胤所知晓仰慕。宋太祖派兵灭了后蜀,将花蕊夫人俘获,送到汴京,宋太祖亲自召见她,让她为自己这个胜利者作诗。花蕊夫人还真赋诗一首,把当时的心态和孟昶的无能表现得非常到位。这首诗流传下来,取名为《述国亡诗》: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诗中描写孟昶在宋军兵临城下时,城中有14万人的军队,竟然没有抵抗,连在宫中的妃子都不知道宋军兵临就举国投降了。帝王朝廷君臣妃嫔束手就擒全部被押送到汴京(今开封),可见当时城内没有一个有骨气敢于反抗的男人。

孟昶在被押到开封后不久,便被宋朝皇帝下令毒死,花蕊夫人也为宋朝皇帝所有。不过,孟昶的《玉楼春》这首词,却被后人传承,还有文人雅士称其为“中国历代最美之词”之一: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

绣帘一点月窥人,欹枕钗横云鬓乱。

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

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

这首《玉楼春》传说就是在摩诃池畔所作,在当时的成都传颂很广。此事被苏东坡记了下来,可谓苏东坡为成都留下的一段佳话。

苏东坡47岁时,曾与家人、朋友谈起这件事,谈起家乡四川的后蜀政权,特别讲到摩诃池与孟昶、花蕊夫人的故事,而且说是一位90岁老尼讲给他听的,只是当时他才7岁。40年过去,全词已记不清,只有凭着记忆,将碎片化的内容融入,创作了一首新词《洞仙歌》,并在词的题记中,详细记下了这个故事。

他写道:

仆七岁时,见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岁。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夜纳凉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无知此词者,但记其首两句,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云。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品苏东坡的这首佳作,再对照孟昶的《玉楼春》词,是不是都为成都的摩诃池传承了美妙的故事?

当然,当然。

王影聪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