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河韵味无穷

【http://www.sczx.gov.cn】 【2020-01-09】 【四川政协报】

古往今来,大江大河的雄浑壮观景象成了无数文人墨客尽情讴歌的对象,留下了许多经久传唱的名篇佳作。那江河幻化出来的万千景象,是大自然的馈赠,亦是人们抒发情感、赞美生活的载体。四季有美景,步步皆不同,韵味无穷。

大雁南飞 汤青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屈原的沧浪之水胸怀天下;“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李白的黄河荡气回肠;“船离洪泽岸头沙,人到淮河意不佳”,杨万里的淮河多愁善感;“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杨慎的长江大气磅礴;“浪沧原汉渡,环绕向三崇”,周宪章的澜沧江险峻神奇……

行游江河,水草茂密,安静地铺张着远古的绿色;江花灿烂,奔放地盛开着绚丽的花朵,芦苇于晚风中摇曳。无数温柔的箭镞射向岁月,射向水天一色的苍茫。

每一条河流的气质都独树一帜,但每一条河流的本质又颇为相同。河流是大地的动脉,世世代代滋润着大地、哺育着人民,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摇篮。人们赋予那些知名的大江大河一个好听的名字——“母亲河”。母亲河不论长短,不论贫贱,都哺育着自己的花朵。

长江、黄河、珠江、淮河、辽河、海河、黑龙江、塔里木河、雅鲁藏布江、澜沧江、怒江等,是我们心中耀眼的明星,涵养着世世代代临水而居的人们。我们深爱着这大江大河,在时光的映照下,在每个多情的日子里想起。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多情的江河潜移默化地把一江一河的气质,完美地移植到生活于此的人们身上,那是深入骨髓、融入血脉的根和情。无论历史如何变化,岁月如何变迁,那种与生俱来的内在属性,永远不变。

江河是生命的发源地,亦是发展的聚集地。江河蕴藏的势能,造就了一座座水利大坝,灌溉、发电;巨大的动能,绘就了水上运输的繁忙景象;天然的化学能,是工业、农业之源;超强的衍生功能,如养殖鱼类,可促进大自然水的循环,还有调节气候之用。

河流画一般,风光无限。清晨,河流在雾气迷蒙中苏醒,开始了一天的欢腾;傍晚,河流在落日余晖中睡去,典藏了时光的密码。大江大河也好,无名河流也罢,最快乐的就是这河流,终日唱着、跳着,拨动着老树伸过来的树须,拍打着河流的堤坝、山崖,踏着河滩上那些砂石,无忧无虑地奔跑着,追逐着时光的影子,把自己写成了不老的传说。

每个人心中都藏有一条江河,都有一段江河情结。在此地,在远方,在故乡,在他乡,我们把情感倾注江河,每一朵浪花都泛起岁月的涟漪,仿佛在诉说着亘古不变的家国情怀。那是我们最爱的江河、最美的江河、最古老的江河。

程新兵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