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泰然之心感悟真善美

——读《我看世间一切有情》

【http://www.sczx.gov.cn】 【2020-01-07】 【四川政协报】

生活在这个平凡的世界上,每天都会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也会遭遇许多事情,无论悲欣苦乐,都会或多或少在我们的心湖里荡起涟漪。所谓境由心生,幸福也好,快乐也罢,其实很大一部分取决于我们的内心。你的心是纯净的、轻盈的,自然幸福、快乐的感觉便会多一些。那么,如何让自己的心变得纯净、轻盈?国学大师梁实秋用力作《我看世间一切有情》,给出了极富哲理的回答。

全书分“从容平和观世界”“笑谈自在人生”“在世间沉默独行”“一个人的自由天地”四辑。梁实秋从个人、家庭、社会、伦理、道德等层面,与我们谈修为、谈艺术、谈思想。他不做空头说教,而是广泛联系社会生活,由一系列民众关心的话题切入,点明宗旨、亮明观点,在耳目一新中给人以强烈的心灵触动。

梁实秋洞悉人性,熟谙大众心理,许多寻常事理经他一番细致阐明,立马便有了众多新意。他言快乐是每个人都期望的事,可是现实生活中,尽管有的人生活优渥、物质富有,却感觉不到多少快乐;相反,一些家境并不宽裕之人,反倒整天乐呵呵的。如何看待这种现象?梁实秋通过自己的观察和思考,认识到快乐是一种心理状态,与贫富无关。那么,如何让这种快乐常驻心间呢?梁实秋一语中的:“内心泰然,则无往而不乐。”对一些思虑重重、患得患失的人,他则直接点拨道:“有时候,只要把心胸敞开,快乐也会逼人而来。”

梁实秋眼界开阔、心思慎明,既关注个体,也关心社会。对于一些家庭和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心理代沟”问题,他不是漠然谈之,而是抱着正视的态度,希望各方多以交流的方式化解隔膜,并指出了具体解决路径:“沟是死的,人是活的!代沟需要沟通,不能像希腊神话中的亚历山大以利剑砍难解之绳结那样‘一刀两断’,因为人终归是人。”

马克思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总离不了各种交往。在梁实秋看来,好的修为和品行,不仅有利于这种社会关系的和谐,也有助于形成良好的民风社风,使我们的心灵长久地浸润在温馨的氛围里,滋生出更多的幸福与快乐。因而在人类众多的美好品性中,梁实秋格外看重“守时”和“敬老”。现代社会的通讯计时工具已很发达,但仍有不守时的陋习。他颇为中肯地谈了自己的看法,从社会学的角度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守时是古往今来文明社会共有的一个重要的道德信念。”对于敬老,他的观点同样发人深省。在他看来:“敬老尊贤四个字是常常连用的,其实老未必皆贤,贤亦未必皆老,唯有老而且贤、贤而且老,才真正值得受人尊敬。”这种独特的敬老观,把传统意义上的年龄和一个人的品行、知识结构联成一体,认为一方面我们要切切实实尊重老人;另一方面,老人们也要以良好的品德和丰富的学识涵养自己。如此,方谈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敬老。

作为文学“大咖”,文艺与道德一直是梁实秋在书写社会、思考人生中常常提及的命题。积几十年人生阅历,汇丰厚的国学底蕴,梁实秋从历史与文明、思想与艺术等多重维度,谈了它们之间的重要性。在他看来,“文艺是一种人生的写照,人性的发挥,永远不能离开道德”。道德与文艺有着密切的关系,“但那关系是内在的,不是目的与手段之间的主从关系”。也就是说,文艺只有聚焦人性,并由此观照出大写的人生,才会从丰富的人性里自然而然地凸显出道德的力量。唯有把两者有机地融合到一起,才是我们应秉持的从文之道、从艺之道,从而激起更多的情感共鸣,使人们在真善美中获得更多的思想教益。

与《我看世间一切有情》邂逅在这个冬天,内心感到暖意融融。品读梁实秋的文字,有如插上了一双隐形的翅膀,带着我们飞往理想的至境。因为他让我们懂得:享受人生而不沉湎,看透人生而不消极,不管世风如何浮躁,都尽量保持一份高雅、恬静和淡然。如果我们秉持这种心态去审视所处的世界,那么将会发现世界仍充满光明和美好。

(刘小兵)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