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宰了当代艺术?

——读《艺术世界中的七天》

【http://www.sczx.gov.cn】 【2019-12-03】 【四川政协报】

萨拉·桑顿是一位跨界的文化学者,既是社会学博士,又是艺术史专业的硕士,曾任《经济学人》当代艺术的首席撰稿记者。《艺术世界中的七天》是她花费五年时间,在纽约、巴黎、伦敦、米兰等国际大都市走访了数百位艺术界人士之后写成的。

该书研究对象是当代艺术界存在的六种占据支配地位的角色:艺术家、艺术品交易商、策展人、评论家、收藏家和拍卖师,也可以身兼其中多项。作者明确指出,主宰者是艺术品交易商,他们支配、引导着另外五种角色、控制着他们的步伐。

著名画家萨尔瓦多·达利说过,他“只对金钱感兴趣”,很多艺术家都说过类似的话。这是人类的本性,我们都会对财物激励作出反应。不过,就艺术特性而言,像达利这样成功的艺术家大多有一种强烈的内在动机,不可能只为了金钱,根本上还是从艺术追求出发。在当代艺术的语境里,这类话语实际上是点明了,当艺术品或艺术家的价值被直接转化为收入时,所产生的影响。或者说,这是市场机制在艺术领域运作产生的反应。

此时,艺术品不仅用于观赏,还是投资和消费。因此,价值预估与主观期望就很重要。六种角色的活动在本质上围绕这个核心展开,有的负责创作,有的提高名声,有的加速流通,有的增值财富,六个环节紧紧相扣,保证艺术市场有序运转。作为一个“局外人”,作者有机会进入这个自洽的世界,在她的笔下,隐秘的细节陆续呈现。

佳士得拍卖行首席拍卖师克里斯托弗·伯奇的笔记本仿佛绝密档案,不做足功课,怎能自如掌控现场?事先就要分析每件拍卖品的价位区间变化、每位客户的经济能力与趣味取向,以及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的事先预演等。

为了名声形成和持续,就要依靠评论家,评论必须有原则。但是,正如采访对象之一、《美国艺术》撰稿人麦克多诺所言,在很多时候,评论的作用是“促进”或“吹捧”一些人或一些作品,作品不一定真的优秀,只是力求让公众觉得它很重要。

正如艺术家村上隆的团队获得了路易威登等商业品牌的支持,当艺术以设计的方式进入生活,很多艺术家以主动的姿态迎合社会的需求,去决定作品的定位和品质。

对于商业与艺术达成的联姻,不必大惊小怪。西方艺术历来就有赞助人传统,达·芬奇或毕加索这些伟大的艺术家也离不开“金主”或资本合力的推动,沃霍尔、波洛克这些现代艺术家也主动寻找、接受买主的认可,积极利用市场所获得的财富和声望来发展他们的事业。

正是因此,艺术品交易商占据了枢纽位置。纯收藏者对于不可预知的价格波动风险不太敏感,他们买入并持有艺术品主要是出于喜欢,交易商就相当于他们的“探子”,要为主顾寻找合乎口味的艺术品,在收藏家和艺术家之间牵线搭桥。对于投资客来说,艺术品交易商是最受信任的,许多“谨慎的”收藏家喜欢从艺术品交易商手里购买当代艺术作品,这样既便宜,风险也小。作为文化和商人的双重身份,交易商既要拥有高水准的欣赏品位,也要考虑金融回报的可能性,他们要扮演最成熟、最完善的角色。

艺术品交易商是否就能够予求予取呢?毕竟,近几十年来,艺术品价格飙升的速度着实让人吃惊。所有市场都有局限,都存在失灵,不必谈及市场就摇头,市场的最大优势是它允许并鼓励多样化。这就增加了创新理念出现的机会,使艺术保持活力。在当今社会,好的艺术和坏的艺术的界限非常模糊,公众需求的是艺术自由氛围所带来的自我决定意识,越是开放越是流动,就越能抵消包括交易商在内的各种角色的人为操控。

林颐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