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时节软枣甜

【http://www.sczx.gov.cn】 【2019-11-08】 【四川政协报】

我的家乡,在那些山沟、荒地或崖畔,总能看到零零星星的软枣树。也许是早先村民遗留的物种,否则不会有苍老的软枣树存在。

软枣,也许在你的印象和感觉里,就是软的枣子,与我们平时经常吃到的红枣相比,质地更软,口感更面,所以叫软枣。其实,软枣不是红枣,而是野柿子。因为它个头如酸枣一般大,外形椭圆,酷似枣子,所以千百年来大家把它称为软枣。软枣不好看,通体黝黑,在阳光下黑得油光发亮,形象委实不雅。家乡的人们笑话孩子的手脏,就会说:你看你的手,偷软枣的。软枣虽不好看,我却对它情有独钟。

春风摇曳,软枣树细枝顶端纷纷冒出星星点点翠绿的苞蕾,嫩绿油亮的叶芽慢慢打开,伸展腰肢,纤细的新枝上便挂满了桃形的嫩叶。春末夏初,叶腋处探出小麦粒般大小的花芽,渐次开出淡黄色的柿花。柿花一天天芳香,不知何时,蜜蜂已在树中“嗡嗡嗡”地喧闹起来。柿花小巧玲珑,四角形的萼片中心镶嵌一丁点儿金黄色花蕊,犹如童话王国的金色皇冠。花托中间露出一个个青绿透亮的小脑袋。柿花飘落下来后,孩子们便用绳子把花串起来挂在脖子上当项链。

荷尽菊残,霜降来临。软枣树的叶片由绿变黄再变红,枝梢上挂满了小柿子。小柿子娇羞地绽开笑脸,远远望去像是一颗颗玲珑的黄玛瑙。此时,摘一枚小软枣放在嘴里轻轻一咬,又苦又涩。只有等浓浓的土黄色变成了深沉的黑紫色,再经霜冻,由硬变软,软枣才没了苦涩味,变得像柿饼一样甜。这时,孩子们会到处寻找软枣树,把落在草丛中的果实捡起来,或者把树上的果实摘下来,冬天就有了零食吃。

霜降一过,父亲就找来木梯,爬上树用竿子打,软枣就“噼里啪啦”掉下来。收获的软枣盛在簸箕里,放在院子里,让它们在长夜的霜冻里走向香甜。白天晒,黑夜冻,在一热一冷的煎熬与历练下,一颗颗软枣由绿变黄,由黄变黑。父亲打软枣后,树顶上总会留下一些难以采摘的“漏网”果实。这时,小孩就爬上树,坐在树杈上,把留在树上的软枣摘下来,急不可待地放进嘴里。抿住双唇用舌头搅拌,似乎每个味蕾都已打开,浓浓的香甜汁液充满口腔。嘬尽甜汁,咽下果肉,我才“噗”地一吹,将枣核吐到地上。

收获的软枣,男女老少都爱吃。大家口袋里总是鼓鼓囊囊的,一边与人说话,一边掏着软枣吃,还免不了掏出一把往人家手里塞。小时候,街上经常有小贩来收购软枣,用钱收购,或用瓜干换购。我家的软枣大部分被父亲卖掉,换钱来购置农具,购买油盐酱醋。父亲还特意留下一些,锁进箱子,春节时分发给来家里拜年的小孩吃,或招待客人。那时,我的衣袋几乎全装满了软枣,走一步朝嘴里扔一颗,嘴巴一张一翕,随即“噗噗”射出几粒硬核,别提有多高兴。

软枣好吃,绵软甘甜,回味悠长,是我儿时记忆中最甜美的一种零食。甜甜的软枣曾经醉了我的童年,给了我无数难以忘怀的香甜岁月。如今,家乡的软枣树经历风霜雨雪,依然坚韧不拔,果实累累。

陈树庆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