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秋

【http://www.sczx.gov.cn】 【2019-09-05】 【四川政协报】

立秋三候寒蝉鸣。寒蝉的歌声比不得夏蝉的高亢嘹亮,寒蝉们体纤而绿,声音清圆,在夕照晚风中鸣一阵,歇一阵,气息明显要弱一些,“唧——吁”“唧——吁”。父亲说,秋蝉一唱,天要转凉。又告诉我,秋蝉也叫“止语”。“止语”就是闭口莫言啊,我从这二字里,品出了几分凄清之意。蝉从地穴里蜕变羽化,一上了树就大声歌唱,到了声息渐弱乃至缄默不言之时,生命也就走到了终点。它们从浓绿热烈的夏,唱到黄叶飘零的秋,水凉了,霞飞了,花谢了,草枯了,细雨中,山果“啪”一声落了地,世界好像也噤若寒蝉,寂然无声……

最让人喜欢的还是星空下“油葫芦”的轻唱。“油葫芦”个头比蟋蟀小,全身油亮,就在墙根下、草丛中,或者干脆蹦到床脚处,“唧、唧、唧”,慢悠悠地轻吟。清清雅雅的,不急也不躁,不忙也不慌,那声音听上去,仿佛月光下倒了一只亚腰小葫芦,葫芦里的油或者酒,一滴、一滴,清清亮亮的,闪着凉丝丝的光泽,流出来了,让人心中也感到一股子说不出的清与凉。夜里,人翻个身,小东西也会知趣地稍作停顿,过一阵止不住“唧、唧、唧”,又唱起来了,是秋天的小夜曲吧?枕着这天籁入眠,与自然轻轻相拥,五脏六腑仿佛让虫声蘸了夜露和星光轻轻拂拭了一遍,所有的灰尘都被清除干净了,服服帖帖的,滋润而蕴藉,实是一种清趣。

秋天里,我喜欢赏月,尤其是中秋月。硕大如盘,像新铸的银币一般铮亮,无论挂在树梢,爬上楼头,让白云追逐在苍穹,或者升上湖面又落在水中,粼粼的波光如欢悦的心灵在跳动,虽是无声,却让人由衷地赞叹。夜风中有桂花香,瓜果甜,有大豆摇铃稻谷灌浆,有小儿女分食菱角和月饼的欢笑声,一切都是圆融的,已然或即将成熟的。一年月色最明夜,挂在青天是我心,有一种无瑕的美丽让人陶醉。

白露秋分夜,一夜凉一夜。过了寒露,月光连同露水就有了清冽之气,清早起来看一看湛蓝的天空,塘里的残荷,又添一件衣裳。秋风一夜夜刮,一夜夜变硬,刮得乌桕红,芦荻白,秋江芙蓉艳,东篱菊花开。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伫立高楼,看山山黄叶飞,橘黄灯下,听秋窗风雨夕,一旦风息,星月在天,竹影斑驳,珊珊可爱。若有人秋夜来访,灯下对弈,又是一个难忘秋夜。

待到重阳,秋已老。空阶一片下,琤若摧琅玕。登高处,踩了窸窸窣窣的落叶,秋阳温和地照在身上,像好脾气的中年。放眼处,满眼金黄的稻谷即将收割,心里一定是欣慰和旷达的。再过上几日,气温一天天降下去,夜间又无风,已听不到细弱的秋虫呢喃,心里似乎在期待着什么。翌日早起,只见厨房顶上两只大南瓜明显成了老红色,墙角一丛牵牛花,蓝莹莹的,泼辣又清新,那是我最爱的秋花。

(朱秀坤)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