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垃圾处理与分类

【http://www.sczx.gov.cn】 【2019-08-13】 【四川政协报】

垃圾分类是目前广受关注的热点话题。实施垃圾分类,事关生态环境保护,事关资源循环利用,也是社会文明程度的一个重要体现。检视历史,可以发现古人对垃圾处理也十分重视,提出了很多治理环境污染的办法。

从考古发掘来看,不少先秦时期的遗址中发现了大量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灰坑,这就是古代的垃圾坑,古人们利用废弃的窖穴、水井或建筑取土后的凹坑倾倒垃圾。这说明早在4000多年前,古人就已经懂得了如何对垃圾进行分类、填埋处理,不仅进行自然填埋,而且还会把一些垃圾焚烧后填埋。

西汉《氾胜之书》记载:“伊尹作为区田,教民粪种,负水浇稼。区田以粪气为美,非必须良田也。”伊尹是夏末商初政治家、思想家,商朝开国元勋。由此可见,早在商汤开国初期,老百姓就已经知道把粪便这种特殊的垃圾倒入田中来施肥浇田。为了积肥,开始建厕所,并对家畜进行圈养。《说文解字》曰:“厕,清也。”《释名》:“厕或曰圊,言至秽之处,宜常修治使洁清也。”这不仅保证了居住的环境卫生,还用人畜粪便来肥田,变废为宝。

到了殷商时代,垃圾的管理更是严格。《韩非子》中这样记载:“殷之法,弃灰(垃圾)于公道者断其手。”也就是说,如果谁在公共道路上乱抛废物、垃圾,就会被剁手。而这一立法一直延续到了秦朝,商鞅延续了殷商的“弃灰之法”,只是处罚变成了黥面(古代刑罚,在人脸上刺字并涂墨)。虽然惩罚过于严酷,但也足见古人对于环境的重视。

唐代为了处理垃圾问题,国家颁布了相应的法规。《唐律疏议》载:“其穿垣出秽污者,杖六十;出水者,勿论。主司不禁,与同罪。疏议曰:具有穿穴垣墙,以出秽污之物于街巷,杖六十。直出水者,无罪,主司不禁,与同罪。谓‘侵巷街’以下,主司合并禁约,不禁者与犯人同坐。”在街道上随便扔垃圾的人,会被处罚六十大板,倒水则不受惩罚。如果执法者纵容市民乱扔垃圾的行为,也会被一起处罚。

针对环境卫生问题,唐代还有完善的垃圾处理流程,在城市里设立垃圾的指定倾倒地点。那时无化学工业,垃圾完全可以二次利用。那时出现了专门以回收垃圾、处理粪便为职业的人,还有人因此走向发家致富之路,成为百万富翁。《太平广记》就有这样的记载:“唐裴明礼,河东人。善于理生,收人间所弃物,积而鬻之,以此家产巨万。”

中国自古重视垃圾管理,唐代已建立相对完善的垃圾管理流程。

到了宋代,已出现“垃圾”一词。宋代吴自牧所著的《梦粱录》就讲:“亦有每日扫街盘垃圾者,每支钱犒之。”在当时的都城杭州,打扫街道,疏通沟渠或排水沟等,清运垃圾,都由政府派遣人员来负责。只是因为粪便可以用作肥料,是由私人经营的,但政府亦行监管之职。《梦粱录》中还讲:“杭城户口繁夥,街巷小民之家,多无坑厕,只用马桶,每日自有出粪人瀽去,谓之‘倾脚头’,各有主顾,不敢侵夺。或有侵夺,粪主必与之争,甚者经府大讼,胜而后已。”专门挨家挨户收马桶的人叫“倾脚头”,这些人为了争夺倒马桶的地盘,竟然还要闹到官府去诉讼。

明清时期,城市和农村对于垃圾分类处理逐渐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以主要的垃圾粪便为例,每天都会有专职人员负责在城市回收后,再运到农村出售,用于耕作肥田。

除此之外,对于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垃圾还会进行分类,并有专门的人清运回收。康熙时期来访的沙俄使节尼·斯·米列斯库在他的《中国漫记》一书中这样写到:“任何不屑一顾的废物,他们都不忍遗弃,一小块皮革、各种骨头、羽毛、畜毛,他们都着意收藏,畜粪也要收集起来,然后巧妙加工,制成有用物品。”

钟 芳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