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岁抗战老兵:

回家了,真好!

【http://www.sczx.gov.cn】 【2019-08-09】 【四川政协报】

2019年8月6日下午3时10分,胡惠强推着一把空轮椅走进成都东站站台。半个小时之后,从昆明开来的G2888次列车就将进站。

8月6日,在从昆明开往成都的G2888次列车上,乘务人员对抗战老兵裴海清悉心照顾,并向乘客们介绍老人家的经历,车厢内一度响起热烈的掌声。罗金合摄

“就要见到二爷爷了!”胡惠强激动地说。他要接的“二爷爷”叫裴海清,今年已经97岁高龄了,是他爷爷裴文源失散了70多年的二哥。裴海清老人有着传奇的经历,他少小离家,在抗日战争年代出入枪林弹雨,经受过血与火的洗礼。抗战胜利后,他在云南怒江边的一个小村庄安家落户,再也没有见过成都双流老家的亲人。


踏上故土  归乡梦圆

3 时40分,列车准点到站。裴海清老人在家人和志愿者的簇拥下,被抱上了胡惠强准备的轮椅。

8月6日下午,裴海清一行到达成都,四川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的志愿者热情迎接。罗金合摄

“二爷爷,我们好想你,爷爷他一直盼着您回来。”胡惠强说,裴文源原本想来接站的,“但爷爷心脏不好,安了起搏器,我们怕他过分激动,就让他在家里等着。”

踏上故土,见到亲人,裴海清那深陷于眼眶中的双目浸出泪水。“回来高兴不?”听到有人问他,他激动地回答:“高兴!”从云南怒江到昆明,再到四川成都,裴海清的女儿、女婿、儿媳以及孙辈们共10人,陪着他千里迢迢回到故乡。

“终于了却了老人家的心愿!”裴海清的女儿裴杨英告诉记者,当天早上6时许,裴海清就起床穿好衣裳,等待着与家人和志愿者们从昆明启程,“他心里清楚,晓得今天要回家。这一路上,一跟他提起成都、双流,他就点头笑。”她说,父亲一路上时而闭目休息,时而向窗外打量,一听到有说四川话的,他就盯着说话的人笑。

抗战老兵:我想回家

怒江,一如它的名字,在高黎贡山的深涧幽谷中咆哮怒吼。这些年,裴海清习惯了每天到离家不远的江边走走,望着奔流不息的江水,他常常若有所思……

“我想回家!”老人越来越频繁地表达这一心愿。14岁离开家乡,如今已是97岁的沧桑老人,裴海清心里最挂牵的是家乡的亲人。

回首过往,数十载光阴,转瞬即逝。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年仅14岁的裴海清主动顶替新婚不久的大哥服兵役,告别成都双流的家人,参军入伍到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军122师,奔赴抗日第一线参加滕县保卫战。这是川军阻击日军第10步兵联队南下的一次防御战,也是台儿庄大战的序幕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上悲壮的战役之一。

在滕县保卫战中,长官战死、部队被打散,幸存的裴海清又加入了其他部队。在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役后,九死一生的他回到双流老家探望家人,不久后就再次入伍,参加国民革命军某军36 师,随部队前往云南,又一次投入到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在八年抗战中,裴海清一直坚守在第一线。2015年,他获得了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对此他十分珍视,常常带在身边。

遗憾的是,因为断绝音信,裴海清和家人失去了联系。抗战胜利后,他没有回家乡,而是把家安在了曾经用热血捍卫过的土地——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市六库镇。从此,他在这里生儿育女,种菜打鱼,过着朴实的农家生活。他也曾回过一次双流寻找亲人,但没有找到。

一转眼就是一辈子。老人回家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好事多磨”  爱心接力

“要不是志愿者帮忙找到他,亲人们都以为二爷爷早已阵亡了。”胡惠强说,“早年间爷爷一直给他写信,但从没收到过回音,只收到一封封被退回来的信。后来每年清明,我们都会给他烧纸寄哀思。”

2017年,在热心志愿者的帮助下,这对分离大半辈子的兄弟才得知对方还健在。胡惠强说:“他们通过几次视频电话,二爷爷一直有个心愿,想回来看看,跟家人吃个团圆饭。”

听说老人的这一心愿后,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积极张罗起帮老兵圆梦的活动。经过充分筹备,7 月29 日,由云南政协报社及部分企业、社会组织共同主办的“老兵回家”活动启程,在爱心人士的护送下,裴海清及家人从位于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市六库镇的家里出发,计划坐车到昆明再转高铁到成都。旅途颠簸,汽车才行驶了4个小时,老人就因晕车开始呕吐。一行人为老人身体着想,当即中断行程,返回六库。6天之后,8月3日,裴海清和家人在云南政协报社、社会组织等人员陪伴下,再次从怒江边的家里出发。为了让裴海清能够顺利回家,四川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志愿者马姐全程陪同,还专门准备了晕车药、眼罩、靠垫和薄毛毯。

在成都,四川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的十多位志愿者也早早作好了接待准备。在成都东站顺利接到裴海清一行时,志愿者们都松了一口气。他们无偿为老人及其家人提供车辆接送服务,并陪老人一同前往成都市人民公园,在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前献上鲜花,祭拜老人的战友。

裴海清在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前祭奠战友。罗金合摄

望着纪念碑,裴海清老人沟壑纵横的脸上显出凝重的表情,眼角悄然滑出两行清泪。

兄弟相拥  喜极而泣

6日晚上9时许,裴海清终于回到了弟弟位于双流的家中。

 

8月6日晚,裴海清终于与弟弟团聚。罗金合摄

“哥哥,我好想你,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要向你学习。”裴海清的弟弟裴文源一边说,一边与哥哥深情相拥。面对“失而复得”的哥哥,裴文源喜极而泣,又悄悄用手抹去眼泪。裴海清则开心地笑着,望着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弟弟。其实,当年两兄弟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日子非常短暂,然而血浓于水,几十年的分别无法阻隔同胞兄弟之间的亲情。

从云南到四川,相距1200多公里的两家人,当晚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地拍了全家福。四代同堂,好不热闹。夜已深了,裴海清还沉浸在兴奋中,不想睡觉,说要“再耍一会儿”。

裴海清和老家的亲人合影。罗金合摄

第二天一早,裴海清又在家人的陪同下,坐着轮椅神清气爽地下楼“散步”了。这一天,一大家人的主题活动是吃团圆饭、尝家乡菜。

7日,作为裴海清的侄孙女婿,胡惠强一大早就从菜市场提回了大兜小兜的食材。“除了这些食材,还有前几天就准备好的,比如这个笋子,是在我们老房子旁边的竹林里挖的,新鲜。还有鸡,是我妈妈自己养的,有的菜也是自己种的。”

当一大家人围着两桌丰盛的菜肴边吃边聊时,裴海清开心地笑了,连连说“好吃”。

 

一家人共享丰盛的团圆饭。罗金合摄

8日,裴海清和家人一同去祖坟上香。虽说与父母早已阴阳两隔,但毕竟回到了故土,他应是了无遗憾了。9 日,裴海清一行人返回云南。

记者 唐召怡


裴海清,1923年2月28日出生于四川省双流县(今双流区),1937年入伍到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军122师,参加过台儿庄、武汉、广州、长沙、滇西战役。1945年从中国远征军预备二师退伍,落籍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六库镇新寨村丙舍坝村民小组。

裴海清


退伍之后又入伍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按照当时的兵役规定,“三丁抽一”。那年,裴海清的哥哥年满18岁,已经在征兵名单中,但刚娶了媳妇。保长带人到家里抓丁,急得他哥嫂在屋里哭,父亲蹲在门边愁眉不展。看着满院子保丁,裴海清安慰父亲不要急,他说服了保长,顶替了哥哥。

在父亲的叹息声中,裴海清告别家人,走上战场。

裴海清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战役。仗打得很惨,师长也阵亡了。撤退途中,裴海清被中央军收编,师长看他机灵,又读过小学,就让他当自己的通信兵。跟着师长从北到南,一个战场转到另一个战场,他经历了无数次大小战斗。

在广州战场上,裴海清还救过师长。一天,裴海清跟师长闲聊,说自己常常想起离家时父亲的样子。长沙战役结束后,师长对他说:“你服役期满了,可以退伍,我让人给你办退伍手续。回去好好学手艺,以后成家好好过日子。”

走了好几个月,归心似箭的裴海清终于回到老家,与父亲及兄弟欢喜相聚。但烦恼很快随之而来,家里没有多余的屋子给他住。窘迫的家境令他情绪低落,一天他看到国民党某军36师在街上招兵,产生了回部队吃兵粮的念头。

拿上行李,裴海清又一次告别家人,这回他跟着36师部队坐车到了云南。当时36师的任务是驻云南留守防御。裴海清在大理参加新兵训练一个多月后,随补充团到了云龙县漕涧镇。

曾经驻守六库

1942年初,中国远征军出国与英国驻缅甸军队共同防御日军。云南留守旅派一个连驻守泸水县沿江各渡口,每个渡口一个班。由于缅甸防御失败,日军直逼怒江西岸。远征军队伍纷纷从泸水县(今泸水市)内的各渡口回内地休整。一支日军小队追随200师到六库攀枝花渡口,企图夺取渡口。渡口守军在六库当地群众的协助下阻击日军。

那天,36师补充团到达漕涧镇已是下午,但由于六库战况紧急,刚下车就往六库赶,接防怒江渡口。第二天,裴海清所在连队就驻守在六库攀枝花渡口。

六库攀枝花渡口设置于明朝,渡怒江西出马面关和片马至缅甸、印度;东入云龙、保山、兰坪至内地。当时渡口设置接待站,有3条大船,夏季江水覆盖沙滩,水势凶猛。预备二师有部队在腾冲和日军激战,后续部队也源源不断过怒江,后勤补给都从攀枝花渡口通过。裴海清水性好,紧急情况下都是他过江接送情报和伤员。

由于地处抗战前沿,兵比民多,物资匮乏,生活十分艰苦。裴海清到渡口后就组织人撒网、钓鱼,同时加强沿江的防御。这以后,每天各营连都派人到怒江边打鱼,改善了士兵们的生活。

1943年5月,预备二师换防泸水渡口,36师要去腾北。六库土司段承经建议把裴海清留下。团长把裴海清叫到团部说:“我们团要进入野山打游击,段土司和预备二师要求你留下,你对渡口熟,我也放心,提拔你为尉官干事。”

几个月后,团长他们回来了,但大半战友牺牲了。预备二师接手泸水防务,裴海清所在的四团团部驻在六库土司衙门,他多次申请下连队。

1943年底,团长任命他为丙舍坝渡口排排长。到丙舍坝渡口后,他提醒战士们,过江作战命令随时会下达,与日本鬼子拼杀要看真本事。他要求战士们认真训练,让战士掌握瞄准、拼刺刀、摔跤等战术要领。

救助飞虎队飞行员

2017年8月10日,中美两国学者与滇西抗战中营救盟军坠机飞行员的亲临者见证者进行座谈,并专程到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市看望裴海清。

美国“二战”学者丹尼尔·杰克逊拉着老人的手深情地说:“你救助过的‘二战’时期的美国飞行员叫FRANCIS FORBES,救助时间是1943年10月17日,他是美国第14 航空队(即飞虎队)449中队的少尉飞行员,他的家人十分感谢您和中国人民,祝愿您长寿。”

1943年10月,一架飞机飞到丙舍坝渡口,在空中转了一圈,降落在渡口沙滩上。裴海清还依稀记得,那天沙滩上人比较多,有小孩老人围观战士们训练。当时裴海清在拉网捕鱼,看到飞机降落后在沙滩上滑行,忽然前轮轴断裂,接着飞机就在沙滩上翻滚。他丢下渔网赶紧跑到飞机边,看到飞行小组人员全部头朝下困在飞机里,惊魂未定。裴海清用力拉开机舱门,把4 名机组人员抱出机舱,并叫卫生员检查飞行员的伤情。卫生员给飞行员处理完伤口,报告裴海清一名飞行驾驶员脚受伤,其他3名飞行员只是头部擦破一点皮,没有大碍。

原来,失事飞机是中美空军混合大队保山护航分队099号机组。当天接到基地转发来的航空司令部命令,让他们去寻找前不久坠落六库的美军运输机飞行员,并将其营救送回基地。按照资料显示,运输机坠落的方位是六库东北部山上。

当天,099号飞机沿怒江南飞,油压表报警,飞机没油了,看到丙舍坝渡口沙滩较大,机组人员决定把飞机降落在沙滩上。

由于飞机前轮轴断了,不能再飞,裴海清建议飞机报务员(中国人)赶快向基地报告,请示处理办法。基地回复,撤卸099号飞机送到保山,并将给他们空投生活物资和撤卸工具,同时要求其继续寻找坠落运输机飞行员的下落。

099机组请求裴海清协助。裴海清把机组人员分成两组,报务员和副驾驶由向导带路去找六库土司和泸水设治局了解运输机坠落情况,并接运输机机组人员回基地;机械师和驾驶员留在渡口,裴海清协助机械师撤卸飞机部件,撤卸完后组织民夫背到保山。撤卸工作在技师的指挥下进行得十分顺利。一个星期后,099号飞机全部分解完毕,技师和飞行驾驶员向裴海清竖起了大拇指。

刘娜  皇甫丹霖  记者 唐召怡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