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茶香

【http://www.sczx.gov.cn】 【2019-04-16】 【四川省政协】

那浸泡在盏中浅浅浮起的,不是茶,而是滚滚红尘中偶尔停歇的一颗散淡的心。

细雨纷飞,菜花金黄。新茶飘香的季节,我来到位于阳澄湖畔的江南小镇。古巷石桥,流水人家,一派幽静淡雅,而临街两侧错落分布的一座座茶馆,最是引人流连。

比起喧哗繁杂的超市酒楼,茶馆大都简单古朴,没有亮丽夺目的门面,没有刺鼻的化妆品味,更没有争吵斗气的市侩。而整个小镇,在那飘然的茶香里呈现出一派典雅清澄,让人不由得怀念从前那些宁静而朴实的岁月。

发现一间极其古旧而简陋的小茶馆,如果不是门口一面陈旧的茶幌子,会以为只是一户寻常人家。深灰色的厚砖墙,旧式的三开合门页已看不出颜色了,几张陈年古董般的木桌椅,缺角少棱的,唯有桌上的陶瓷茶具,一幅光鲜照人的模样。门口,一位弓腰驼背的老人,不时地向塘泥炉里添加着煤炭,一把把被熏黑了的炊壶源源不断地为品茶人供应开水,像茶铺子里常年流淌的乡村小调。

临窗而坐,手捧清茶细啜慢抿,看着窗外摇橹而过的乌篷船,听着悠扬的姑苏曲调,氤氲的清香随着热气的蒸腾渐渐沁人心脾,思绪也慢慢随着茶中的涟漪向悠远处荡漾开来。茶文化在中国历史悠久,茶除了饮用,更是一种修身文化。《红楼梦》妙玉对饮茶有“一杯为品,二杯为饮,三杯为饮牛”的看法。明代陈继儒《岩栖幽事》中说:“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七八人是名施茶。”明代张源的《茶录》有言:“独啜曰神,二客曰胜,三四曰趣,五六曰泛,七八曰施。”明代徐渭在《徐文长秘集》则说:“茶宜精舍、云林、竹灶、幽人雅士,寒宵兀坐,松月下,花鸟间,清白石,绿鲜苍苔,素手汲泉,红妆扫雪,船头吹火,竹里飘烟。”

水乃灵性之物,茶比水更多了一分韵味与气质。多少年来,茶奏岀了小镇人生命的主旋律。因为茶,小镇人的生活才有了诗意盎然的內容,不管是机关人员、小街市民、小摊小贩,还是其他过往行人,手里都拎着“老板杯”,或说话,或谈生意,都不时喝上一口淡绿的茶汁,在悠悠回味中领略着生活的甘苦。

斜靠竹椅,任细雨飘零,盏中是清淡的绿茶,空气中茶香萦绕似有若无。此刻,且微闭双目,慢慢地呷。那浸泡在盏中浅浅浮起的,不是茶,而是滚滚红尘中偶尔停歇的一颗散淡的心。

(吴建)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