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春天的树下

【http://www.sczx.gov.cn】 【2019-03-14】 【四川政协报】

从办公室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一片树林——白杨林,不远,林间的鹊巢清晰可见,我数过,有6个。午间,我常下楼,步行去那片林子。这个初春,我总想与草木多亲近一些,感受迟来的春意——春天是先到草木上来的。

林子很静,少有人来,这正合我意。我在林子里或站或坐,或跑或跳,都可以。春日的阳光,大团大团地洒下来,将林子照得通透。树还是光秃秃的,枝干依然如戟,刺向天空。但仔细看去,枝条已经有了小小的叶苞,正等待春风一点点裁剪。

树干上,有很多“眼睛”,在看我。我常与其中一只“眼睛”对视,但它会比我更有定力。我眨眼时,它不眨,即便是无人的深夜,它也会睁着,张望这个世界。我很想与它攀谈一下,问它不眠不休,都看到了些什么?

阳光很暖,扑打在人身上,像是最温柔的按摩。我在其中一棵树下,铺张报纸,坐下来,靠着树干,看一本带来的杂志。这时候,我喜欢看有关草木的散文。我希望能通过这些文字,打开与身边树木交流的一个通道。这样好像就能与春天更近一些。

春天的树,蓬蓬勃勃,总能让人感受到新生的力量。即使一个在冬日里常常沮丧的人,在春天的树下,也许就能生出葱茏的希望来。诗人说:“我歌唱希望,我歌唱那些属于未来的事物,我歌唱生长的力量。”

所以,我常坐在春天的树下。

老家有棵杏树,杏花开时我回去,坐在树下,看一群小鸡跟着老母鸡在篱笆下刨食。蜜蜂们在头顶嗡嗡嗡。风过,院外的杨树将新生的叶子,摇得哗哗响。

在乡下时,初春里,我喜欢到村南河边的垂柳旁坐着,看水流过。若是有心事,就把心事扔进水里。柳条上一个个细小的“媚眼”,正待一点点睁开。这时的柳枝,很软,折断一根,做成柳笛,呜呜吹。

读初中时,学校外也有条河,河边是片梨园。梨花开得正好的时候,老师带我们去河边野餐。梨花下,我们席地而坐,她教我们唱歌:“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这个初春,我在白杨树下坐着,轻轻哼起这首歌。“喀秋莎”老师,梨花即将开遍天涯,我会在其中一棵梨花树下找到您吗?

(曹春雷)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