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观云

【http://www.sczx.gov.cn】 【2019-03-14】 【四川政协报】

每次登山到了一定的高度时,我就会习惯性地择一平地,寻一方石坐下来,静观那变幻莫测的云。

云是天空的常客,天空因为有了云而变得多姿多彩。而那飘逸浮游于峰峦间的大团大团的云,最能给人以无限的想象。元代诗人张养浩的诗句“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去晦明,云共山高下”,描绘的就是一幅烟云供养的壮丽画卷。

我走过许多名山大川。因云而名扬天下者,首属黄山。黄山的四大奇观中,以云海为最。有人形容那里的云,生于谷,漫于空,薄如纱,厚似冰,行无定规状无定势,动静之间妙趣无穷。这是黄山云的特色。当你漫步上山,满天满山都是云岚烟雾,真可谓云山相接,群峰隐现。

大自然是神奇的,春夏秋冬,四时之景不同,云的形态也不尽相同。不同的云,有不同的景致,就像不同年龄的人,有不同的心情和体悟一样。有时云蒸霞蔚,有时岚气蒸腾,有时云遮雾绕,有时细雨朦胧,润泽着青山绿水,营造了一种诗情画意般的意境。

有一年盛夏时节,为了排解心中的一种愁苦,我便去登山。在山下时还是晴好天气,爬到半山腰,空中突然集聚了厚厚的云层,只见白云如脱缰的野马,迅速压向山顶。忽然间,淅淅沥沥下了一场急雨,风一吹,云散了,一道彩虹架在云朵之上,绚烂无比。正如那句老话说的:“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那一刻,我没有在意被雨水淋湿的衣衫,而是对着那散去的云,对着那远处的彩虹,行了一个注目礼,以感谢它们对我的点化。

前年我去海螺沟,终于一睹期盼已久的贡嘎山那金色的主峰。整整一个下午,浓浓的云雾紧锁着4号营地,中间有段时间好不容易风吹云散。夕阳西沉时,一团淡淡云雾魔术般地从海螺沟冰川突然升起,在冰瀑上方重新延展出一片云海,气流涌动处,乱云上下翻滚,时聚时散。云海被夕阳的余晖染成淡淡的玫瑰色,只见在那瑰丽的云海上面,一座金字塔形的山峰傲然矗立于群峰之上,这正是闻名遐迩的贡嘎山主峰。

山中观云,不同于在草原上观云。草原上空的大片大片的云朵,尽情地伸展着,显出别样的清逸与秀美。在飞机上看云,所目及是一片真正的云海,白浪翻涌,似乎让人触手可及,有一种俊朗浩瀚的美。大海边看云,云层在阳光的映衬下,创造出一种浑然天成、自然博大的美。

云在历代诗人心中都是吟咏不尽的主题。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写出的是一种看透世事的豁达。李白“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则是以孤云的闲适衬托自己心境的闲适。王安石“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体现了作者的远大抱负,和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洁情操。陈继儒“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则是一种对名利得之不喜、失之不忧的境界。

这些年来,在我的人生征途中,每当遇到困惑时,就会去登登山、看看云。眼前那云聚云散、倏忽万变的景象,总会让我从中得到一些启示,点化那郁结于心的困惑和不快。

(钱声广)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