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巳帖

【http://www.sczx.gov.cn】 【2019-02-28】 【四川政协报】

农历三月初三,传说中的上巳节。

这一日,古人会到水边沐浴,祈福,饮宴,郊游。文人雅士爱选一风景绝佳之处,曲水流觞,吟诗作赋。后生们可有艳福了,一批批美女结伴组团而至,个个眉目生情衣香鬓影,所谓“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嘛,多让人心驰神往。

上巳节有个重要活动叫“祓禊”,祓是一种消灾求福仪式,禊即水边举行的祭祀。斯时正当季节交换,阴气未尽而阳气摇动,古人认为这个时节最易染上邪秽致病,故应洗濯一番,消除祸患,再虔诚祝祷,祈求多福。

西周时候,这一仪式有女巫主持。后来渐渐演变为在水边洗涤、再祭祀,又在河畔以兰汤沐浴。一番自洁之后,神清气爽,全身舒泰了,自然免不了要吃,要喝,要玩耍,要歌,要乐,要狂欢。遂有了踏青,有了畅饮,有了水边采兰的游戏。踏青或水边采兰的年轻女子,蓦然一抬头,望见那边痴痴注视自己的白衣少年,不觉就红了脸,低眉垂首,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诗经·郑风·溱洧》里,郑国洧水之滨的一对小青年却一点不忸怩,“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姑娘问,你去溱水或洧水么?小伙说,去过了。陪我再去一回呗。到了洧水河,地方大,人也多,真快乐,河边挤满了男女,说说笑笑的,还互相赠送芍药。这是战国时代上巳节的场面,多热闹啊,洗洗涮涮祭祀祈福的同时,还能收获美好的爱情。

后来,因周公在三月上巳日会百官于洛水之上,流水以泛酒,又有了羽觞随流波的游戏。众人分列河渠两旁,上游置一羽觞(两侧有耳似鸟翼的酒杯),顺流而下,停在谁面前,就由谁一饮而尽,意为除去灾祸不吉。再发展下去,就成了这一节日里,文人墨客诗酒唱和的曲水流觞雅事。

最著名的曲水流觞莫过于晋穆帝永和九年三月三日上巳节,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时任会稽内史的王羲之与41名友人在浙江绍兴的兰亭修禊(即祓禊),抬头是崇山峻岭,茂林修竹,面前是清流激湍,映带左右,恰好引为流觞曲水,“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好个一觞一咏,人人临流赋诗,各抒情怀,汇成兰亭集,王羲之提笔挥毫,乘兴而书,所作《兰亭集序》又称《禊帖》,字字精妙,遒媚飘逸,点画犹似舞蹈,有如神人相助,被历代书界奉作极品,誉为“天下第一行书”。

有了“书圣”的风雅前例,修禊之风日盛。一些园林里甚至有了“流杯亭”,亭内凿有弯曲回绕的水槽,随时都可做流觞吟诗的风雅游戏。

历史上影响了几代人的还有扬州瘦西湖畔的三次“红桥修禊”,主持者皆为名士。蔚为壮观的当数两淮盐运使卢见曾主持的第三次,卢见曾于乾隆二十二年三月三日,邀集诸位名士于“红桥修禊”厅作七律四首,而各地依韵相和者竟有七千人,简直就是一次空前的诗歌大赛了。最后编辑诗集达三百余卷,并绘《红桥览胜图》以纪其胜,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的盛事。那一日,绿杨城士女祓禊者,咸泛舟红桥,桥下之水若不胜载焉。面对两岸花柳,满湖画舫,桥上人流熙攘,美女如云,一派绮丽风光,在拂面春风里,稍一沉思,便能吟诗作赋,多有情调啊,其喜洋洋者矣!

真的让人心旷神怡,向往之至。

但因为“上巳清明共一时”,两个节日距离较近,上巳节渐渐被清明兼并了,如今这个古老的节日早已湮没。连同那些水边的祭祀、开心的宴饮、随波而至的美酒,触景生情的诗赋,还有大胆而真挚的爱情……这些发生在水边的故事,统统让一樽叫做觞的旧时酒器盛着,一起跟着时间的涟漪,依依流走了。

让人眼前一亮的却是几年前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歌曲《祓禊谣》:“祓禊祓禊,杨柳依依,沐之灞水,风乎东隅……祓禊祓禊,流觞水曲,惠风和畅,把酒索句……祓禊祓禊,霓裳羽衣,春城飞花,踏歌青堤,长安水边多佳丽,咏而归,长相忆。”词句古雅,意境优美,多处用典,一唱三叹,令人油然生爱。

有几人知道,中国曾有个节日叫上巳呢?

(朱秀坤)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