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识山中早晚凉

【http://www.sczx.gov.cn】 【2019-02-27】 【四川政协报】

“空山鸟语兮,人与白云栖。”走入豫晋交界的一斗水村,在云台古道上缓步而行,只见石头屋静静无语,一栋栋透着一种岁月的沧桑。

石头在这里被赋予了生命,为这个深山中的村落增添了独特的魅力和韵律,也彰显了石头村的质朴本色。随便推开一扇门,一间石屋就是一个石头筑造的小天地,充满了家的亲切和生活的祥和感。

极目四处,都是石头房子,其中现存明清时期的石头房有数十间,其门窗、椽檐、阶石、栏杆等,无不匠心独具、造型精巧。李家大院和贾家大院是保存得最完整的两座民居,建筑面积都为三百多平方米,均历经了百余年的风雨沧桑。

因云台古道而生,因商贾交通而兴。如今一斗水村的村民大多将民居做了旅游民宿。一个褐色木牌子上写着李家大院,黑色方板上写着李家大院的简介。大院的褐色木质门楹上雕着祥云和如意,石门匾上有四个字:“西有长庚”。见我愕然,女主人讲道:“东有启明,西有长庚。”这是诗经中的句子,原句说的是“启明”与“长庚”都为金星别称,前者诞于清晨,后者藏于暗夜。原意指的是兄弟失和,而在这里是指主人勤劳的家风,因为这颗星出来得比太阳早(启明),落得比太阳晚(长庚)。

斑驳的石头墙如一坛醇酒,几个老人围坐在石头桌旁喝茶聊天,就连这里的风都如同被时间包了浆,充满了陈旧的质感。灰色的石墙、黑色的瓦脊缝隙里,也沉积了厚重的历史和故事。

村里最高处有一段石墙,掩映在绿树间,气势庄严。问道旁的村民,答曰:“关帝庙。”拾阶而上,石径尽头拐弯,一棵老松一棵山楂树比邻而立。褐色皴裂的松树主干并不太粗壮,旁边的山楂树有一人粗细,密密麻麻的山楂果子尚是青色,枝条上系满了红色的祈福条。破败的庙中房屋大都已经损坏了,到处长满了荒草。

几株凤仙花在一个院子门口的石头缝隙里随意生长,粉红的花盛开着、衰败着,零落一地,让人想起小时候用凤仙花染指甲的时光。可惜它们在这里寂寞地开着,没有女孩子来采摘。漫不经心地瞥一眼,扭身,它们已成为身后温柔的背景。

主人不在,信步走进一家,斑驳的黑色木门边,有几个棕褐色的陶罐子倒扣在墙根下。这里大约也曾做过马车店,或许,多年前的夜风中,几名赶路的山西商人从古商道经过,天晚在此歇脚,在当院里吃酒闲聊。

“咚咚喳,娶来了。俺的女儿不嫁了,不嫁你那掏粪的,不嫁你那砍地的,俺要嫁的是那字号掌柜的。”这是一首山西民谣,也说明了晋人崇尚经商之风尚。

这里的古道宽处有两米,狭窄处仅一米左右,只能容两匹骡马并行。向北可直通山西省陵川县城。两边青山如黛,淡淡的山岚渐起,青山好似笼了一层白纱。往里走十分钟,有一个灰色小亭,小亭中间,有一八角灰井,那就是一斗水泉眼所在。

静寂的傍晚,我端坐在古泉旁。古井里泉水发出悠长的“叮咚、叮咚”声。这清脆、幽深的水声回响了几百年,旱不干,涝不涌,村人皆谓为神奇。商旅之人在此歇脚,饮水,却每次只能取一斗。一斗水村由此得名。泉水甘洌,行人用衣袖擦拭嘴角的水迹,用泉水洗把脸,仰脸对着山谷就唱:

桃花来你就红

杏花来你就白

爬山越岭我寻你来呀

啊格呀呀呔

……

有山鸟扑扑地从树荫处飞起,山岚更重了,露水也起来了,夜色渐浓,身上渐渐起了一股凉意。

晚上入住农家,夜深了,不知是何处夜行的人惊扰引起了犬吠,继而又有几只狗的吠声也加进来。石头房屋阴凉,太过于寂静的夜,反而让我辗转反侧。渐渐地,睡梦中我也变成了古商道上的行人,在那古井处汲水。旁有人长吟:“一斗,就一斗,供瓢饮,不供鲸吞,丰年不恣,荒年不罄……”

那眼泉水旁,叮咚,叮咚,古井中泉水仍在滴答,水声悠长。虽然我并不清楚那段时光里发生的所有故事,但我知道这个古村的历史和记忆就在它的一石、一陉、一泉之中。

(董全云)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