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戏

【http://www.sczx.gov.cn】 【2019-01-29】 【四川政协报】

在老家,每到正月初五,村里年长的人就会与村长商量,邀请黄梅戏班子来村里唱大戏。这是村里的大事,也是村民们奔走相告的喜事。

我老家的家门口,由于地方宽敞,方便搭建戏台,每次都是首选地点。开戏三天前,村里几个管事的便召集人马,把戏台稳妥地搭好。一切准备就绪后,村长就会租用一辆大卡车,亲自带人前往安庆接戏班子过来。戏班子不仅人员众多,最主要是道具也多,不用大卡车是不行的。

戏班子来了以后,必须要安排住宿吃饭,一般一户村民家里要安排演员两到三人,今年你家,明年他家,轮着来。好多年了,村民们接待戏班子的演员们就像接待自家亲戚一样,安排吃住都细心周到得很。

我家里每次都有演员入住。我们小孩子最有好奇心,对演员和他们的服装道具,都会问个不停,比如问姐姐的脸部是如何化妆的,水袖里面真的可以藏东西吗?大刀长矛会不会伤人等等。他们很有耐心,给我们慢慢解释,我们每次都听得似懂非懂。

我最佩服的是他们的嗓音,唱旦角的温柔婉转,唱小生的清亮飘逸,唱丑角的活泼可爱。殊不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每天天不亮,他们就起身去门外练习,吊嗓子,练唱腔,丝毫不含糊。

待到正式开戏那天,台下老老少少早已自带板凳坐好等待了。每天演出的节目,戏班的领班都会用一块小黑板拿粉笔书写好,悬挂在舞台一角,很醒目。一般老看戏的,都会对要开场的戏中内容了如指掌,便剧透给没看过的人,剧透和被剧透的人,都是一脸的满足。

琴师的各种乐器,助阵的锣鼓家伙一响,帷幕缓缓拉开,戏就正式开始了,原本一片嘈杂的台下顿时安静下来。记得名戏《郑小娇》是十足的哭戏,大部分的心酸苦楚,都被演员的泪水表达出来了,到最痛处,郑小娇落难时,台上泪水涟涟,台下也是哽咽一片。戏班的领班最精明,每次演哭戏时,他会提一个空篮子,在台下穿梭,说落难人需要救助,请父老乡亲出钱出力,帮助主人公脱离苦海。村民们心善,纷纷慷慨解囊相助,一元不嫌少,十元不嫌多。装钱的篮子,每次都会有不小的收获。大家入戏很深,根本没把给钱当回事,一会儿又投入到戏中人物命运当中去了。

一场戏往往要半天的时光,村民们跟着戏里角色,把世上的忠奸、善恶、美丑,看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村里人不光对戏里人物感兴趣,还对戏外演员们之间的故事津津乐道。比如说两个女演员明明有矛盾,但是在戏里一个当妈一个做女儿,还必须像模像样地在台上亲热地喊着。记得有两个年轻男演员为了争夺一个女演员的青睐,台下暗自较劲,台上也互不相让。有场武戏,本来两人刀光剑影,应该点到为止,见好就收,可是演正派一方的男演员不依不饶,硬把反派一方逼到后台,最后没了退路的反派失足跌落在后台。观众们以为是戏中安排,谁知那个演员后被紧急送入乡里医院,头部受伤缝了数针。

看戏也是看人生,所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就是这个道理。如今手机流行,电影电视普及,好多人已经不屑端端正正坐在那里看戏了。但我还是觉得,在老家露天看戏依然是一场视觉盛宴,它与浓浓的年味儿连在一起,显得那么朴实且滋味醇厚。

(季 川)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