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寂无雪

【http://www.sczx.gov.cn】 【2019-01-29】 【四川政协报】

彤云之上,是大片的梅林,还是万树的梨花?花谢了,洒落人间,我们叫她:雪。

雪,是天上花落,人间花开。

从古到今,天地间多少次玉树琼枝、江山一统?

有那么几场雪,一直飘洒在历史深处。

最早的一场雪,落在《诗经·采薇》里。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岁暮,霏霏雨雪,缤纷着一位戍边将士经年归来近乡情怯的万千思绪。

也有人慷慨悲歌,一去不返。

易水送别,衣冠如雪。那,只是一小片,却闪着凛冽的白。那个芦花似雪的秋天,随着一声惊天霹雳,荆轲,这片燕赵大地的冷雪,在嬴政的长剑下,融化成秦庭一汪刺目的鲜红……那年冬天,北地的燕国一定早早下雪了,天下缟素,那是故国在为壮士致哀。

戍卒的雪太伤感,刺客的雪太悲壮,唯有江南名士的雪,飘着绝世风雅。

那场雪,是寂寂人定后才悄然而下的,下在西晋,下在山阴,下在曹娥江。那雪,美如童话,定然装饰了王子猷的梦吧。一觉醒来,感觉有异,推窗而望,哇,四野皎然。王子猷再无睡意,杯酒入肠,兴致勃发,于是,在那个梦幻般的雪夜,在山阴曼妙的山水间,留下雪夜访戴兴尽而返的佳话,也留下王子猷率性任情的潇洒风致。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刘十九的那场雪有没有下?下了多大?没有答案,只愿雪随人意吧。但柳宗元的江雪下了,茫茫皑皑,只是,这铺天盖地的大雪,却遮不住孤舟蓑笠翁寒江独钓的傲岸。地处南方的永州,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雪?大概是北雪情深,赶来探望那位贬官的柳河东吧。纷纷扬扬一场雪,弥漫成一首力透纸背的千古绝唱,值了。

跟江南的山阴、永州一样,西湖,也应该不常下雪吧?但那场雪却实实在在下了三天,于雾凇沆砀上下一白中,成就了一痕”“一点”“一芥”“两三粒的奇景,更成就了张岱与金陵客的湖心亭邂逅。金陵,故国故都,多少沧桑往事,黍离之悲?铺毡煮酒的痴绝中,飘逸离尘的雅致里,几多遗世独立的隐痛、孤寂、凛然、冷峭?

风花雪月的民国,不能没有雪。鲁迅的雪,老舍的雪,梁实秋的雪,沈从文的雪。

《诗经》以前的雪,早已消融;《诗经》之后,那些风流千古的雪,都风雅在文人骚客的诗文里。柳絮因风的雪,日暮苍山的雪,林冲夜奔的雪,红楼一梦的雪……已永恒成雪的经典,风韵、风骨、血性、沧桑,都在里面了。

久未下雪了,长冬寂寂。

无雪的冬天,无月的夜晚。

月圆月缺,雪,总归是要下的,只是——

雪常有,古风常在否?

(逯玉克)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