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竟藏着这么多宝贝

【http://www.sczx.gov.cn】 【2019-01-09】 【四川政协报】

古城、古镇、古村、古街、古道、古关,被称为“六古”。在广元,在剑门蜀道,“六古”比比皆是:古城古镇有昭化古城、青溪古城、剑门关古镇、汉阳古镇等,无不名声在外;古道的金牛道、阴平道、米仓道等,全都赫赫有名;古关不说白水关、七盘关、葭萌关,只一个剑门关就了不得;古村呢,这里的中国传统村落就有10个,古街更是触目皆是。

除了上述“六古”,广元还有古树、古驿、古崖、古渡。光是翠云廊,近万株古柏形成的“三百里程十万树”,这在世界上就很难找出第二个。中国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中传递信息、途中休息靠的是古道上的驿站、驿铺,至今能一睹风采的驿站、驿铺遗址已经不多了,而在广元,古蜀道中的大朝驿、高庙铺等还保留着其古老的风韵。

历史遗珍的聚宝盆

2018年7月19日上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与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文物局共同举办的“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这次令人叹为观止的展览上,有两件广元青川县出土的一级文物。一件是青川郝家坪战国墓出土的木牍。这块木牍正面记载了公元前309年秦武王命令左丞相甘茂更修《田律》等事,背面为与该法律有关的记事。这是目前发现的四川地区最早的农田水利政府文告,是大规模开发四川地区的珍贵历史见证物。另一件是出土于青川县的“蜀东工”铭青铜戈。在吕不韦执掌秦国政权期间,在秦国推行了严格的国家兵工生产制度,纳入秦国版图的蜀地也开始推行。这件出土于四川青川县的青铜戈,正是这项制度在四川执行的有力证据。这两件出自广元的珍贵文物,有力证明了中原文明与古蜀文明的交融与影响时间之早、范围之广。

从广元的文物保护单位来看,属于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就有6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59个,市级文物保护单位77个,县级154个。这些文保单位各有精彩,其中一些鲜为人知,但其历史文化价值十分珍贵。观音岩摩崖造像开凿于唐开元初年,现有龛窟129个,大小造像380尊。其中,造像组合以单龛观音最多,约占全崖造像的三分之一,计有80多尊,由男身到女身,尊尊造型不同,集全国观音形象之大成,因而被当地百姓称为观音岩,实乃国之稀有。

青川郝家坪战国墓葬群多数为土坑竖穴木椁墓,与船棺墓等巴蜀墓葬相比,属于典型的楚墓葬,而且是最大的墓葬,实属难得。它足以证明一个史实,由于秦灭巴蜀,战争造成巴蜀一带人烟稀少,秦武王时代移民时,不仅有秦人,还有楚人,而且楚人人数还不少。这对研究广元地区的人口来源与组成提供了实物资料。

令人惊叹的古文化

从广元古民居建筑来说,无论是走马转角屋,还是曲尺拐,或是四合院、一字形宅院,必有正堂,或叫堂屋。堂屋里必设神龛子,供奉天地君亲师。光一个神龛子就能看得你眼花缭乱:有从墙壁上凹进去的,有凸出来的,有依壁单独建的,还有可移动的,造型别致,匠心独运。再说“门当户对”,实际是古民居建筑中大门建筑的组成部分。所谓“门当”,原指大宅门前的一对石墩或石鼓;“户对”,即置于门楣上或门楣双侧的砖雕、木雕,有圆的,有方的。“门当”大小、“户对”方圆,其中很有讲究。再说门的设置,昭化古城的许多民居,门都是外八字的。别小看这个外八字,大户人家或经商的特别讲究,表示财源滚滚而进的意思。而一般百姓家门都是平开着的,就有安分守己、平安过日子的含义在里面。

利州区赤化镇曹家祠堂,进入大门就是一个水池,上面有桥,过桥才能进入殿堂。这种设计,既有安全防范的功能,也有预防火灾的考虑。同样是祠堂,在祠堂中修建戏楼,将聚会与休闲结合,也是匠心独具。旺苍县中嘴杜家祠堂,进入正殿后往回看,门口处高悬的就是一座戏楼,还挺壮观的。

同样是传统村落,表现出来的文化风格各不相同。昭化区柏林沟镇的向阳村,特色建筑集中在一条叫魁星街的古街上。一条古街有明、清、民国不同时代建造的民居,街中设魁星阁,上有戏台,街头还有一座据说建于东汉时期名为广善寺的寺庙,文化氛围浓厚。青川县观音店乡两河口村的民居纵横交错、分布均匀,更像山寨的样子,在川北山区很少有这样形状的村落。

早在420年前,旺苍的铁矿冶炼技术就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从建于明万历年间的铁佛寺遗存下来的铁佛头像来看,无论是释迦牟尼佛,还是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韦陀菩萨,个个造型精美、线条流畅,刻画细腻、形象逼真,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是生铁铸造的。你难以想象,铁佛寺地处川陕交界的深山老岭中,人烟稀少,那么早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熟练高超的铸造工艺。

更多“奇珍”等待被发现

在搜集广元古桥的资料时,我们意外地了解到昭化区磨滩镇有龙头做装饰的桥,但没有列入任何文物保护单位。到现场一看,不是一座,而是4座!在网上百度一下,只有四川泸县有龙桥的记载:在泸县,保存至今的龙桥有179座之多,纳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名录的有47座,最早的建于明代。广元其他地方也有零星的龙桥,而磨滩一个镇就建有4座龙桥,算得上一个奇观了。

发现“重修县境朝天七盘关道路碑记”也很意外。为了充实七盘关资料,我们现场去考察七盘关,向当地百姓了解有没有关于七盘关的碑记石刻之类的文物,有人说有两家有。第一家的是一块没有任何文物价值的当代墓碑。到了第二家,有了新发现,首先是被主人家当作洗衣板的石板很清亮,上面有字迹。仔细辨识后,上面有3行字:“道光二十八年八月;重修县境朝天七盘关道路碑记;署广元县事资阳县知县范涞清立”。时间、事由、立碑人身份姓名,一清二楚。熟知七盘关历史的人,知道我们又干成了一件大事。那就是一直争论不休的七盘关姓“七”还是姓“棋”的争论有了物证——170年前就有了认定,七盘关姓“七”,而不是姓“棋”。

可见广元的宝贝还真不少,只是缺乏更多的发现。

(傅尹)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