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迷的幸福

【http://www.sczx.gov.cn】 【2018-12-04】 【四川政协报】

我出生于改革开放吹响号角的1978年。记事起,家里那台台式收音机便是我的至宝,吃饭、学习、干活、睡前都要听。依稀记得当年最爱听《今晚八点半》《每周一歌》,歌曲一响,我便安静下来。《军港之夜》《我的中国心》《乡恋》《冬天里的一把火》……收音机播啥我就听啥,也就学啥,边听边学边唱边好奇:这小匣子里怎么会藏着会唱歌的小人儿?我也想钻进去!

哥哥打工省吃俭用买回一台燕舞牌收录机,双卡、两个大喇叭,还有两圈彩灯随音乐闪闪烁烁,太喜人了。拿出卡带,分清AB面,地放进,按键,随即便有当时最流利的歌曲响起。《信天游》《再回首》《青苹果乐园》《水手》……或悠扬、或动感的旋律,从我家坡头传至坡下,甭提多爽了。

那年月,卡带是身份的象征,最值得炫耀。每次赶集,我都会用攒了许久的零花钱买上两盘。回到家迫不及待地试听,若音质清亮甚是欢喜,若声音嘈杂便是买到了翻版带,心情颇受打击。有时还会买空白带,将收音机里听到的好歌录下来,自制一盘,与小伙伴换着听。小虎队、姜育恒、郑智化、王杰、孟庭苇、齐秦、李玲玉,那是绝对的偶像,我们是铁杆粉丝,如今再听那些歌仍禁不住热血沸腾。

家里的电视机从14英吋到18英吋的黑白电视机,再到20英吋的彩色电视机,换了好几代。《好人一生平安》《篱笆墙的影子》《就恋这把土》《铁血丹心》《敢问路在何方》《好汉歌》……与影视故事紧紧关联的影视歌曲一拨接一拨,让我应接不暇。每年的联欢会上,当我唱起从电视里学来的新歌时,都会引来同学们的拍手称赞或大声跟唱。

姑姑家属于先富起来的那拨人,最早拥有VCD机。每到放假,我常赖在她家不走,从数撂光盘中挑选喜欢的、会唱的歌曲,拿着话筒唱给别人听。刘欢、那英、刘德华、王菲、周杰伦、陈奕迅……众多歌手的歌都能唱上几首。结婚那年,我咬着牙买了当年最好的VCD机、电视机和音响,就为了想唱就唱,唱得响亮。

悄然间,电脑走进寻常家庭,听歌更为方便。随便打开一款音乐播放器,最流行、最热门、最经典、最时尚的歌曲应有尽有。在家听得不过瘾,出门开车还想听,便将最爱的歌曲下载到随身或车载MP3,就可让音乐一路随行。

如今,收音机、录音机、随身听、卡带、光盘、MP3这些听歌工具都已渐渐淡出,一部手机、一副耳机成了现代人听歌的标配,并且手机、广播、电视、网络可以全媒体互动,让淘歌、听歌更快捷、更舒畅、更多元、更人性、更随心。对于我这样已40岁的听歌发烧友来说,真是一机在手,听歌不愁。

某日在一酒店看到一部老式留声机,老唱片也在,却没了昔日的动听旋律,原来只是用来怀旧的摆件而已。恍惚间想到:若唱片转动,响起谭维维的《华阴老腔一声吼》,那英、王菲的《岁月》……那会是何种情状?

(张金刚)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