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坝坝电影

【http://www.sczx.gov.cn】 【2018-11-29】 【四川政协报】

每当看见夕阳西下,我常会想起童年华蓥山乡村的坝坝电影——暮色渐渐降临,炊烟尚未散尽,牛羊忙归圈,鸡鸭正入笼,乡村路上逐渐平静,白色的电影银幕徐徐升起……

从我六七岁起,就有了看坝坝电影的记忆。小时候,华蓥山村没有通电,照明靠点煤油灯。进村放电影,离不开一台小型汽油发电机。记得每年夏秋时节,放映队就会上山来,人们总是奔走相告,呼亲唤友,平静的山村瞬间沸腾,整个山村野岭沉浸在一片喜庆之中,比过节还快乐。

天黑前,干活儿的人们尽早收工,急急忙忙回家,早早地吃饭,趁太阳下山前,三五成群匆匆忙忙地赶往放映的村社院坝。天快黑的时候,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人们,汇聚到了放映场上,人山人海。先到场的用凳子抢占好位置,远道来晚了的,只有站在院坝边坡上远远“瞭望”。放映现场,银幕正、反两面的好位置都挤满了人,乱石堆上,坡坎上,有踮起脚、仰起脖子看的,有小孩骑在大人脖子上看的……千姿百态,场面有趣又壮观。

故事片放映前,首先要播放一些科教片,如农业科技、医疗卫生、计划生育等知识,人们不一定看得懂,但也不必担心看不懂,大家看的是一种氛围。人多好处也多,看得懂的告诉看不懂的,加上你一言我一语的一番争论,大家就更懂了。

放映的时候,山村的蚊虫飞蛾也纷纷赶来凑热闹,在放映机射出的光柱里兴奋地尽情舞蹈,将电影气氛捣鼓得更浓烈更神秘。故事片放映开始了,沸腾的人们才慢慢地沉静下来。

电影结束,人们又开始呼朋唤友,打着火把,你扶我牵,纷纷往家里赶,刚睡着的华蓥山村又被吵醒。回家的路上,大家还会七嘴八舌地议论一番,把电影里的情节在脑海中细细回味一遍,把电影勾起的爱恨情仇,全都倾吐给包容而又温柔的华蓥山……

为解决农民看电影难的问题,1998年,原文化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提出了农村电影放映“2131”目标,即在21世纪初,在广大农村实现一村一月放映一场电影的目标。华蓥市文化部门把这项工作委托给了徐强父子。20年来,徐强父子将一部又一部电影送进乡村,山村的夜晚因此变得“有声有色”起来。

华蓥山区地势多变,放映点的地形地貌各有特点,大院落、小院坝、田地头、公路旁、巷道间……放映员因地布展,银幕挂在大树旁、竹林里、墙壁上、楼屋间……每一处放映点,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2009年以来,笔者因宣传工作需要,经常追随徐强父子的足迹,拍摄他们以山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坝坝电影的形式,播放“中国梦”、农业科普、禁毒知识等具有时代意义和教育意义的宣传片。从此,华蓥山区的村寨院坝、矿山企业,也留下了我拍摄坝坝电影放映场景的足迹。每一次电影放多久,我就跟拍多久;每一个放映之夜,都能给我视觉冲击,激发我的创作激情。

回想坝坝电影,如梦如歌。而如今只要有时间,我仍会去拍摄坝坝电影场景。

(张远太)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