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的酸甜苦辣

【http://www.sczx.gov.cn】 【2018-11-09】 【四川政协报】

上世纪70年代末,师范毕业的我被分配到县城的中学任教。这所学校是这个百万人口大县历史最悠久的学校,也是办学条件相对较好的一所学校,当时却连一个洗浴房都没有。老师们要洗澡的话,夏天就三五结伴,到山脚下不远处一个叫养生塘的地方洗澡;冬天呢,也就是端盆热水,用毛巾抹抹身子而已。当时的县城,只有县丝厂和榨油厂,利用锅炉的循环水开办了澡堂,但这些澡堂都是供内部职工使用,一般不对外营业。

一天,班上有个父亲在榨油厂工作的学生,悄悄递给我一张澡票,让我高兴了大半天。星期天,我兴冲冲地拿着这张票,提着衣服,从学校所在的山腰出发,走当铺街,过正街,穿过西门,最后来到榨油厂澡堂。这天澡堂外没有人等候,我赶紧递上澡票,可管澡堂的汉子瞄了我一眼后便厉声问,你是哪个车间的?我摇头说,我不是……没等我说完,他夺过我手中的澡票,一下把我推得远远地说,知道你不是我们厂的,休想来吃“混堂锅盔”!我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也没有勇气再向他解释,就狼狈不堪地返回几里外的学校。

大概也意识到洗澡困难是个问题,刚刚恢复工作、重新担任学校“一把手”的老校长在教职工大会上宣布,要尽快建起洗浴堂,解决教职工洗澡问题。盼呀盼,从春天盼到夏天,从秋天盼到冬天,一天晚上,教职工大会上后勤主任宣布,澡堂从第二天起向大家开放;随后,后勤人员挨个向每个教职工发放了两张洗澡票。

第二天上午上完两节课后,我就直奔澡堂而去。大概大伙都怀着同样的急迫心情,几乎所有没课的老师、不值班的职员都等候在澡堂前。看到黑压压的人群,我只好撤退了。过了两三天,等到大伙的新鲜劲过去了,我才前去洗澡。我顺利地进入了洗浴间,谁知才洗了两三分钟,就发现这水温如同打摆子一样,忽高忽低,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十分不稳定,让人丝毫体会不到洗澡的惬意。后来一问才知,都是锅炉与煤炭质量造成的。我们澡堂用的是别人淘汰的旧锅炉,没有自动调节功能;而煤炭质量也不参差不齐,有时燃烧值高,水温就变高,燃烧值低时,水温也跟着变低。知道了原委以后,也只有叹息而已。

过了几年,我调到县委机关工作,经常下乡搞调研,一去往往就是三四天,冬天到还好,夏天就恼火了。记得有一年盛夏时节,我与县领导去到最边远的一个乡,骄阳似火,在太阳下站不到三五分钟,衬衣、裤子都浸透了汗水。晚上回到住地,根本没有洗澡的条件,我们只好各自端一盆水,躲到旅店的厕所里,冲一下而已。等结束调研回到县城时,身上已经散发出浓烈的汗臭味。

伴随改革开放的春风,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了:县内开采的天然气,可以允许县内自己留用一些。很快,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一条巨龙般的天然气管道,从县内的乡下延伸到县城来,接着,天然气管道又分步“走”进了家家户户。有了天然气,不但人们做饭用上了清洁能源,而且让人们一夜间告别了洗澡难。

最先进入我家的,是一台半自动热水器。由于我家住在顶楼,水压的原因,导致水量时大时小,加上那时县城没有储气罐,供气也不稳定,所以,热水器送出的热水温度也有些起伏不定。但能够在家中洗澡,已经让我们相当满足了。过了几年,县城对供水系统进行了改造,供水的稳定性大大增强,同时,天然气的供应也有了改善。我家也与时俱进,换成了全自动热水器,洗澡时水温自然稳定了许多。再后来,县城规模日益扩大,县里又投巨资,对供水设施、供气设施进行了升级改造,保证一年四季供水供气稳定可靠。当然,我家的生活设施也再次提档升级,不但进行了重新装修,还安装了具有恒温功能的热水器。洗澡曾经历的囧事,一去不复返了。

洗澡,也许只是生活中极小极小的一个侧面。然而,透过这个不起眼的侧面,折射出的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是改革开放让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节节攀升。

(贾登荣)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