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储冬菜

【http://www.sczx.gov.cn】 【2018-11-09】 【四川政协报】

天气凉,储菜忙。说的是我年少时北方老家的事。

在我的记忆里,储冬菜是和秋收同步进行的。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各种蔬菜陆续成熟,家里的大人们开始忙碌起来:整理地窖,清洗腌菜缸,腌菜坛子。家家户户把地里的蔬菜运回庭院,根据自己的喜好,或储或腌,进行一年一度的冬季蔬菜储存工作,空气中都弥漫着蔬菜的味道,因此储冬菜便成为每个家庭的“规定动作”。

那时每家每户都在院里深挖一个地窖,利用其土层厚、保温保湿的特征,来储存越冬蔬菜。储存的蔬菜以大白菜为主,外加萝卜、倭瓜、土豆、冬瓜、大葱等。在立冬之后将自种的白菜,用平车拉回家储存在菜窖里,母亲对每棵白菜十分精心,轻轻地一排排、一层层码放在菜窖里,用高粱秆隔开。把萝卜、土豆、南瓜、冬瓜等整齐地摆放进去,一冬的下饭菜就有了着落。每次取完菜,用高粱秆或木板将窖口遮盖好。直到来年春季,地窖里储存的蔬菜,新鲜、不干、不腐、不糠心,就是一个冬天的美味。

腌制酸白菜,也是初冬的一道风景。母亲是村里数一数二的腌制好手。从地里运回大白菜,摆放到院子里晾晒几天,这时母亲会把一口大缸洗干净,将晾晒好的大白菜洗净后切成两半,然后一层一层地往上撒盐。两个小时后,白菜会出水,将水控干后再继续往上一层一层撒盐和辣椒面,随后给白菜来个全身“按摩”,再摆放在缸内盖上盖,便大功告成。大葱经过晾晒,然后扎成小捆儿放到地窖;雪里蕻用盐腌上;新鲜豆角吃不完,将其削成丝晾干储存,一院子酱菜的香味。

岁月在苦苦乐乐中流过,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农村田里随处可以看到大棚蔬菜,超市里随时随地能买到新鲜蔬菜。父母步入老年,储冬菜这个影响了他们一生的重大事项慢慢淡出生活。用母亲的话说:“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再说超市里要啥有啥,蔬菜一年四季不缺,没有必要再储冬菜了。”就这样,父母慢慢开始适应,不再像过去那样储冬菜了。

儿时储冬菜、腌酸菜,成为记忆中的风景。每到深秋初冬,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会回想起那些储存冬菜的日子。

(陈树庆)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