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才女” 谢道韫

【http://www.sczx.gov.cn】 【2018-10-09】 【四川政协报】

魏晋时期流行清谈,上流人士经常搞些文学沙龙,大家就某些哲学命题展开热烈而持久地辩论。据《晋书·列女传·王凝之妻谢氏》记载:一次,王凝之的弟弟王献之在自家客厅与客人清谈。客人火力太猛,王献之招架不住,理屈词穷,眼瞅着就要败下阵来,不由羞恼又上火。

王凝之的夫人谢道韫在厢房听得一清二楚,很替小叔子着急,就派丫鬟悄悄过去递张纸条:“欲为小郎解围”。王献之知道嫂子的本事,忙不迭地答应了。封建社会“男女授受不亲”,女人不宜抛头露面,谢道韫就端坐在青绫步障后,来了场女版“舌战群儒”,她就着王献之的论点,引经据典、口若悬河地铺陈阐述。不大一会儿,在座的众位辩论高手无不哑口无言、甘拜下风,一致同意将最佳辩手奖颁发给她。王献之见嫂子在客人面前替自己挽回颜面,极为得意。

其实,这位给王献之长脸的嫂嫂,在当时名气并不亚于他。如今说到魏晋风度,大多数人都会拿“竹林七贤”等风流名士来说事,他们以或不羁、或狷狂、或通脱、或率性、或淡泊、或纯真的风度让人津津乐道,但谢道韫的潇洒之姿不遑多让。《晋书》说她“风韵高迈”“神情散朗,有林下风气”。

谢道韫还是个“小萝莉”的时候就相当了得,有着“咏絮才女”的美称。后来,在叔叔谢安的张罗包办下,她嫁给了王羲之的二儿子王凝之。王凝之虽出身名门世家,却迂腐懦弱,还是个极端狂热的五斗米道信徒,整天对着天师牌位焚香磕头。而谢道韫生性超脱俊逸,自然对他不太满意。然而在那时候,也只好嫁鸡随鸡,这不能不说是才女的悲哀。

世人论及谢道韫的“鲜花插在牛粪上”,常设想如若谢道韫嫁给同样风流蕴藉的王献之或王徽之,恐怕更有共同语言,婚姻生活也要幸福得多。只是,这世上没有假如,谢道韫注定只是他们的嫂子和弟媳。

《世说新语·贤媛》记载,谢道韫婚后回娘家,冲着谢安大倒苦水。谢安不以为然地说:“凝之是书圣的娃儿,人品、相貌、才学都蛮好,你还有啥不满意的呢?”谢道韫胸闷气堵,为自己叫屈说:“你看咱们谢家,我的叔叔辈,有阿大(谢尚)、中郎(谢据)这样的贤才;我的兄弟中,也有封(谢韶)、胡(谢朗)、羯(谢玄)、末(谢川)四大才子。哪想到天底下还能有王凝之这一号呢。”谢安也觉愧对侄女,默然无语。谢道韫如此敢爱敢恨,浑然没有封建社会寻常女子的唯唯诺诺、忍气吞声,丝毫不逊于须眉丈夫。

隆安三年(公元399年),五斗米道道士孙恩聚众谋反,带人攻打会稽。会稽太守王凝之不想着率兵抵御,却去求神拜佛,每天忙着往天师牌位添香,还骄傲地宣称:“我已经向祖师爷祈祷过了,天兵神将很快下界,定会将蟊贼打得屁滚尿流。”结果很悲催,孙恩杀进城来,王凝之和几个儿子都被杀害。

面对家庭惨剧,谢道韫强忍悲伤,带领丫鬟仆妇组团成娘子军奋勇杀敌。《晋书·列女传》载其“手杀数人,乃被虏”。谢道韫抱着三岁的外孙刘涛被带到孙恩面前。孙恩要杀刘涛,谢道韫厉声怒斥道:“这是刘家的后人,跟王家没有关系。你若要杀他,就先杀了我!”素来杀人如麻的孙恩被这位巾帼英雄的凛然之气震慑住了,下令放了祖孙俩。谢道韫临危不惧、生死两忘的风度,怕是七尺须眉男儿也要汗颜吧!

在那个群贤蜂集、男性为尊的风流年代,谢道韫以其诗才、辩才和卓越胆识,发出了非同凡响的声音,令人敬佩。

(陈甲取)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