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丨从此刻出发,向着未来乘风破浪

【http://www.sczx.gov.cn】 【2020-07-09】 【四川政协报】

77日至8日,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特殊背景下,2020年高考举行。自2003年以来,我国高考时间由每年7月的789日调整至每年6月的78日。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高考时间推迟了一个月。

这是在一个不平常的年份举行的一场特殊的高考,注定会更加牵动人心。疫情不仅推迟了高考时间,更放大了学习的紧迫感。年初高考时间不确定、网上备考打乱复习步骤……疫情之下,莘莘学子的高考备战路波折不断。咬牙坚持到此刻,每位克服困难与压力走进考场的考生,已值得拥有所有人的掌声。

化梦为桨,扬帆起航,从这一刻开始。

不一样的高考,走向人生下一站

医护驻场、全城“静音”、交通优先、爱心送考……连日来,成都市教育、供电、交管、城管、气象等部门通力合作,确保2020 年高考安全平稳有序。


77日上午,老师们在成都市树德中学宁夏街校区考点外组团助考。记者 周强 摄

7月6日10时,成都市太平中学的200余名考生登上专送大巴,由天府新区公安分局交警支队的警车开道“护航”,前往20 公里外的华阳中学考点,统一入住考点附近的宾馆备考。此前,交警部门对考点周边的道路进行了摸底排查,并根据路况经验,选择了最安全、最快捷的路线,在途径的每一个红绿灯路口,都安排警力进行指挥疏导,确保车队一次性安全通过。

7月7日,成都市树德中学宁夏街校区考点外实施交通管制。记者 周强 摄

7月7日一大早,四川长江出租汽车公司爱心车队李队长在约定时间内赶到成都市商业街,接上罗女士和她的孩子,将他们安全送到四川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考点。该公司和成都联众出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成都绿舟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的爱心车队,已经连续12年为考生提供免费爱心送考服务。今年的送考车上,除了为考生准备备用文具袋外,还有两只口罩和消毒用品。

7月7日8时许,成都市树德中学宁夏街校区西门附近,有的考生和同学互相提问知识点;有的家长身着旗袍、手拿向日葵,祝福孩子“旗开得胜”“一举夺魁”;还有老师助考团举着标语牌为学生们加油……今年高考疫情防控措施严格,考生进入考场均需要测量体温,间隔距离排队进入;考点外设立警戒线,陪考家长不得在考点外聚集。

77日上午,考生进入考场前测量体温。 记者 周强 摄

省教育考试院数据显示,我省今年普通高考报名人数为67万余人,比去年增加2万人。高职单招提前录取14万余人后,参加7日、8日全国统一高考的考生人数为52万余人。全省175个考区共设置考点337个、考场1.78万个,全省考务工作人员和监考教师总人数近8万人。

2020年这场特殊的高考,无论结果如何,考生们都将由此走向人生下一站。

合理放松,预防“后高考心理”

疫情撞上大考,考生紧张心理难以避免。而高考结束后,又会出现什么情况?“在学业的重压之下,有的孩子在考前可能会高度紧张,而考后精神状态则变为高度松弛。随着公布分数、填报志愿等不同阶段的到来,迷茫不安也会随之而来。”绵阳市政协委员、市第三人民医院(四川省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黄国平表示,对考后出现的无形压力,更需要提高警惕。

77日上午,语文考试结束后,考生们走出考场。 记者 张聪 摄

该院从6月22日起,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开通了考前减压绿色通道,推出“心理护航”公益行系列报道,通过生动有趣的形式,为考生支招如何“吃得好、睡得着、学得进”。除了线上发力,线下还有针对性地为绵阳南山中学学子举办考前心理健康讲座,让他们学会做自己压力的掌控者。

高考结束后,由于之前紧张、有规律的学习状态无需维持,有的考生会觉得丧失目标,失去方向感;有的因为成绩未公布、不知能否拿到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等不确定因素,觉得无所适从;有的因为考试发挥不理想,郁闷失落;有的在填报志愿时拿不定主意,焦虑重重……“这些应激反应都是正常的,家长在考后不要对孩子完全放手,要带着他们慢慢‘刹车’,适当调节放松。”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精神大科副主任黄明金博士表示,家长不应抱有“过度补偿”心理,任由孩子一次性释放压抑已久的玩乐渴望,比如通宵达旦玩游戏、狂欢等方式,均不可取。

考试期间,家长在考场外等候。记者 张聪

黄明金建议,考生在适当放松后,家长要帮助他们调整目标,把心思拉回当下。同时要做好接受现实不逃避、预先降低期望值等方面的心理建设。高考成绩公布之后,若没有达到预期目标,要多与孩子交流,不要埋怨,减少他们的愧疚感。“极少数孩子会出现分数不理想,导致完全的自我否定。”黄明金特别提醒,对于这种情况,千万不要由点及面全盘否定,家长要引导孩子理性看待高考,把内心的不良情绪合理表达出来。对于金榜题名的考生,也要注意适度“泼冷水”,积极创造条件让他们作好离开父母独立生活、进入大学的准备。

(记者 周强)

延伸阅读

“最美逆行者”显现示范效应

本届考生对医学专业关注度大增

近日,百度发布《2020年高考搜索大数据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0年十大热搜专业依次为人工智能、机器人工程、电子商务、物联网工程、大数据技术、网络与新媒体、网络空间安全、软件工程、学前教育和临床医学。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高考的开考时间,也影响了考生的人生选择。一线医护人员在抗疫期间逆行而上树立了榜样,令考生学医热情大涨。报告显示,“医学专业大学排名”相关内容搜索热度比去年同期(高考倒计时100天至倒计时10天,下同)增长164%。

《报告》显示,今年“高考”相关内容搜索热度较去年同期上涨高达248%。“高考时间安排”“招生考试权威机构官网”“高考、招生相关政策”“考试考题相关内容”“院校与专业”是网民搜索最多的高考相关内容类别。考生最关注考题、提分等与高考内容直接相关的“知识干货”,家长则更忧心孩子复习效果和考后“出路”,在百度知道提问“强基计划没通过,还可以凭高考成绩上其他大学吗”“高考前一个月孩子坚持要回家自己复习怎么办”等问题。

在这个特殊的高考季,面临着高考和疫情的双重考验,这届考生备考压力更大。搜索数据显示,今年“备考压力”相关内容搜索热度较去年同期上涨133%,“高考励志标语”相关内容的搜索热度比去年同期上涨267%。可见,压力之下,考生依然积极应对,寻求心理疏导。

“考个好大学,选个好专业,找个好工作”,对于很多考生和家长而言,高考的最终导向或许依然是就业问题。《报告》显示,相比考生对“如何选专业”相关内容的高关注度,家长则更关注“专业就业率排名”等更偏实用的内容。百度搜索大数据显示,近90天搜索“专业就业”相关问题的专业排行中,“电子商务”“工商管理”“市场营销”专业位列前三。近60天,“强基计划”相关内容搜索热度环比增长192%,“强基计划报名入口”“强基计划36 所一流大学名单”“强基计划招生简章”等是网民最关注的相关问题,“70后”家长群体是最关注“强基计划”相关内容的群体。

(据中新网)

委员高考故事

省政协委员、民盟成都市委副主委苏蓉:我是时代的幸运儿

我觉得自己是时代的幸运儿,赶上了77、78级恢复高考的黄金时代。我抓住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记得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时,我刚16岁,正在成都列五中学理科快班读高二。班上的同学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格外兴奋,不少人自告奋勇要参加当年的高考,我也不例外。在那个物质匮乏、精神亢奋的年代,知识青年的思想很纯粹,我们那批人对理想的追求高于一切。

1977年的高考不是在夏天,而是在冬天举行的。从10月接到恢复高考的通知到12月11日参加考试,只有不到3个月的时间复习。学校非常重视,几乎把全校的师资都集中起来,为高二、高三两个年级的文科快班、理科快班的学生集体补课。在我的印象中,老师们为了尽可能多地给我们加课、辅导,几乎把午休的时间都拿出来了。除了帮我们复习课本上的知识,还精心汇总了很多课外资料形成各科目的知识要点。现在回忆起来,那段时间真的特别匆忙,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我记得自己是在盐道街中学考试的,落榜后并没有很难过,而是暗自下定决心,来年一定要考上。我憋着一股劲儿,告诉自己一定要读大学。

回到校园后,老师们很快就开始着手帮我们复习,准备来年高年。回想起来,老师们特别尽职尽责。直到毕业后才知道,当时学校有很多“老三届”的老师一边要忙着帮我们复习,一边还要自己备考。在如此大的压力下,他们依然坚守为师之道,燃烧他们的青春照亮我们前方的路。这种奉献精神,令人动容。

我对当时的班主任陈嘉茹老师印象比较深。她当年也就二十岁出头,没比我们大多少。但无论是在学习还是生活上,她都是我们的良师益友。在她的帮助下,班上同学的迎考心态都挺好的。

1978年夏天,我在成都市十一中参加高考。第一天考完后,我就感觉自己“有戏”。当天晚上,陈嘉茹老师还专门到我家来帮我舒缓情绪,这一点让我特别感动。第二天所有科目考完之后,我确信自己能考上了。

8月,学校通知我们去教务处看榜。当看到自己成绩的那一刻,我感觉这一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按当年的分数,我可以报北京的大学,但想找一个离家近的大学读书,方便随时回家,于是我报考的第一志愿是成都电讯工程学院(今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

9月拿到录取通知书,10月报到入学。当时还有一个小插曲,因为那时学校宿舍不够,我们第一年的大半个学期都是放学后回家住的。因为我读的是工科,经常会有实验要做,有时候做完实验都晚上9 点过了,回家路上难免会有些害怕。但就是在那时候,我锻炼了自己的独立能力,让自己能够以更广阔的视野和更开放的胸怀去学习、去认知、去感受这个世界。

也许不会再有哪一届学生像我们77、78级那样,年龄跨度极大。我进入大学那年17岁,而我们班年龄最小的才15岁,年龄最大的班长28岁。虽然大家年龄相差甚远,但对知识的渴望和对理想的追求却是一致的。我们常说自己是受命运眷顾的一代人,高考改变了我们一生的命运。我想对今年参加高考的考生说,“高考故事”只是人生故事当中的一个小情节,决定人生故事是否精彩的,并不在于“高考故事”这一节讲得多出彩,而在于你能否找到自己的路,在自己热爱的事业上发光发热,对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实现人生的价值,每一颗螺丝钉都有用处。

(记者 姜寒冬 整理)

马边县政协副主席谢润全:我读大学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又是一年高考季。闲来无事,我把当年(1981年)南充师范学院(今西华师范大学)随录取通知书一起寄来的《欢迎词》,发到大学同学微信群。这份《欢迎词》就像一粒石子扔进平静的湖水里,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同学们纷纷开始怀念读大学时的种种美好。对我来说,读大学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随录取通知书寄来的《欢迎词》已经泛黄。受访者供图

1979年,我在马边县老家的村小学读“戴帽初中”(即在小学基础上增设的初中部)。毕业时,县上领导来学校面试犍为师范学校(民族班)新生。当老师、拿工资、领购粮证——这是一个14岁少年还没有勇气向他人言说的全部梦想。面试老师只瞅了我一眼,就带着满脸“开什么玩笑”的表情说:“当老师?你有黑板高没得哟!”

在张坝中学(今马边县第一初级中学)读高中的两年里,我的两位表哥先后考进犍为师范学校。他们平日来信或假期归来,都会谈起大学生活的美好与精彩。在他们的描述和鼓励下,犍为师范学校成了我心中的圣地。

高考前填报志愿时,我才知道自己不具备报考师范生的条件。当时,考师范生,男生身高要在1.55米以上。而我,身高、体重都不达标。沮丧中,我想到父母寄予我的殷切期望,便填报了一所中专学校。高考一结束,我就卷了铺盖回到村里,放牛、喂猪。

一天,进城赶场的邻居带口信说,我的班主任易寿之老师叫我赶紧去城里找他。在那个“交通靠走、通讯靠吼”的年代,一头雾水的我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城里,找到易老师。易老师领着我匆忙赶到县教育局。站在县教育局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我隔着玻璃看见易老师激动地向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申辩着什么,偶尔能听到“年龄”“发育”之类的词语。不一会儿,易老师叫我进去,拿了一张体检证明表让我填写。

开学日期逐渐逼近,我的录取通知书始终没有音讯,读大学似乎没了希望。母亲看我整天唉声叹气、魂不守舍的样子,一改往日的严厉,安慰我说:“当真考不起,我卖了过年猪送你去复读!”母亲的话,反而让我更愧疚了。

9月初的一天,我正躺在屋后竹林的石板上,突然听到母亲大声喊我:“二娃!二娃!”我一骨碌翻身跃起,冲到田坝边。大姐看见我,兴奋地扬了扬手里的信封,嘴里喊着:“弟弟,你的录取通知书来了!”见我还在发愣,大姐干脆放下背篼,朝我跑来:“弟弟,你是大学生了!”

还是南充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看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真有一种“范进中举”式的眩晕。乡亲们挤满我家屋子,七嘴八舌地说着这个小山村从未有过的大喜事。拆开印有“南充师范学院”字样的信封,录取通知书写明,我被录取到汉语言文学系八一级少数民族预科班(学制五年)。这份《欢迎词》就夹在录取通知书中。

只要家里来客人,父亲都会让我当众读一遍《欢迎词》。里面的内容也渐渐成为我的人生信条,让我懂得了感恩、责任与坚守。近40年来,每每翻开这份《欢迎词》,里面的内容都会再次激起我内心的涟漪。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全国部分高校开始试点招收少数民族预科班,成绩靠前的考生都在招收范围内。易老师知道我很想考师范生,得知消息后就把我推荐了上去。因此,尽管我填报高考志愿时并没有填报南充师范学院,但是南充师范学院还是把我录取了。所以说,我读大学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读大学时,我的个子长高了、体重也增加了,学到了不少东西。毕业后,我回到马边县中学校任教,16年间带了6届高中毕业班。不少学生和我一样,通过读书改变了命运。当年我邂逅这个美丽的意外,成为“过河羊”,带动家族考出了20多个大学生。如今,他们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周方明 记者 刘奕锋 整理)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