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丨成渝“双子星”:引领打造西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http://www.sczx.gov.cn】 【2020-05-05】 【四川政协报】

4月25日,2020“蓉漂人才日”主场活动——“蓉漂·高峰荟”在成都举行。活动特别邀请重庆市人才工作代表团参加,这也是成渝两地首次携手举办重大人才活动。交通共建、人才合作、政策互通……3个多月来,川渝合作政策密集出台、合作项目加快落地,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加快建设,描绘成渝合作新蓝图。

今年伊始,成渝地区就收到中央的“大礼包”——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提出,要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一项重大区域发展战略,既顺应了高质量发展的宏观趋势要求,也回应了成渝地区广大干部群众的热切期盼。

巴山蜀水情相连。从“成渝经济区”到“成渝城市群”,再到“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近十年来,推动成渝合作的提法与时俱进,宏伟发展蓝图也越来越清晰——要依托成都和重庆两大中心城市,带动西部更多地区发展。如何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川渝两地政协密切关注。

错位竞争——

从“背向发展”到“相向而行”

曾经有段时间,成渝两地之间的竞争大于合作,两地发展战略缺乏充分对接。正如2016年国务院批复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中所指出的问题:核心城市背向发展。在中央的大力指导下,成渝两地树立“一盘棋”思想,逐步加强沟通协作,由“背向发展”变为“相向而行”。两地政协委员也对深化成渝合作提出不少建议,有力助推了相关工作。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成渝合作渐入佳境。作为成渝合作的桥头堡,广安有着深刻体会。广安市政协主席、四川广安川渝合作高滩园区规划建设专班组长肖雷说,广安地处成都2小时经济圈范围,到重庆市区仅有100余公里,是四川与重庆接壤边界线最长的地级市,因而广安成为成都和重庆两个中心城市互联互通的重要战略联结点。

“开放创新·合作共赢”为主题的川渝合作“两地四方”联席会在邻水县召开。吕清辉 摄

广安邻水高滩园区的诞生正是川渝合作的见证。在该园区建设的基础上,1月22日,省政府批复同意设立四川广安川渝合作高滩园区,实行现行省级开发区政策。四川广安川渝合作高滩园区是四川推动川渝合作深化设立的第一个省级园区,意味着高滩园区已经从广安和重庆合作的平台,升级为四川省和重庆市合作的基地和工业平台。

产业合作是川渝合作的重要内容。重庆市潼南区政协委员、潼南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高宁坦言,在区域一体化发展中,如果为了短期利益而各自为政,结果就是恶性竞争、两败俱伤。他举例说:“金属表面处理是潼南工业园的强项,而锂电则是遂宁的强项,两地的产业肯定会有所互动。没有谁能够把一条产业链上的事情全部做完,发挥各自优势是最佳选择。”高宁希望,在川渝一体化发展中,毗邻地区能够推行政策一体化。

“更大范围实行市场化运作,促进要素自由流动。”这是前不久省政协经济委员会组织委员赴广安、达州等地调研时,委员们重点建议的内容之一。在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不少地方都提出产业园区共建的问题。省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杨冬生表示,产业园区是区域经济发展、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空间聚集形式,要突破传统的园区建设模式,积极探索建立政府引导与市场化管理运行相结合的体制机制,不断优化资源配置,打造产业发展高地。

抱团协作——

从内陆盆地到开放前沿

成渝地区要真正实现一体化发展,提升区域内部城市的互联互通效率是最基本要求。四川、重庆同处四川盆地,双方都饱受交通不畅之苦。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交通大学副校长黄承锋对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有着深入研究。他认为,四川和重庆都有“走出去”的强烈愿望,在建设对外开放高地上有着共同目标,若是双方抱团协作,必将成为“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中的重要枢纽和支撑。

国道G350四川邻水至重庆垫江段。吕清辉 摄

黄承锋表示,从高速铁路、高速公路的人均长度来看,四川、重庆都落后于东部地区,而且与两地的经济总量也不匹配;与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相比,成渝地区之间的通行时间还比较长,“下一步,要继续加快打通区域‘主动脉’,让成渝地区各城市之间的高速铁路、高速公路连片成网,大幅提升综合运输能力”。

4月10日,连接西南地区成都、重庆、贵阳三座重要城市的全国首条跨省环线高铁开行,成都、重庆、贵阳三城环绕全程1290公里只需8小时。道路通,样样通。成渝贵高铁环形圈正式形成,将有力促进西部经济要素流动。

住川全国政协委员、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局长多央娜姆认为,四川、重庆旅游产业近年来的发展势头非常好。从文旅资源来说,川渝两地的总和在全国位居前列,而且两地文化相通、山水相连,有着天然的旅游合作优势。川渝两地可以强强联手,整合资源、彼此借力,携手打造世界级旅游目的地。

近段时间,川渝两地已有不少地方在规划旅游合作。作为两地的著名景点,4月22日,成都宽窄巷子代表团和重庆洪崖洞代表团举行了双城联动战略座谈暨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品牌联播、市场营销、产品互推和游客导流等领域达成深度合作共识。

川渝两地在建设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方面也有着广泛共识。不少关注生态文明建设的委员呼吁,四川盆地各城市的空气质量有着较强相关性,空气污染物的流动不受人为干预,在这方面更要加强联防联控。

区域带动——

从“哑铃式”到“橄榄形”

与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群星璀璨”相比,成渝地区则是“月明星稀”。经过多年发展,成渝地区呈现出双核独大的“哑铃式”发展格局,成都和重庆两大中心城市对周边资源要素的吸纳能力远大于溢出能力,辐射带动不足。省委提出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新格局,与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相关要求是一致的。

省政协委员、民建四川省委秘书长刘正方说,要推进成渝地区统筹发展,促进产业、人口及各类生产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发挥好成都和重庆的中心城市带动作用。这意味着,成都和重庆两座中心城市需要明确新定位,当好新发展阶段的“领头羊”,带动区域城市共同进步。成都市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黄蓉生对此表示赞同。他说,两座中心城市独大不利于区域整体提高,“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

近年来,成德眉资同城化加快发展,已成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先手棋”。去年7月以来,四市共同制定了五年行动计划和项目表,明确了多项重点工作任务。四城合体实现了从理念到实践的破冰。按照省委“一干多支”发展战略要求,成都全面对接德阳、眉山、资阳三市,切实担当起“主干”责任,首批265项重点任务取得了新进展。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召开后,德阳市政协及时成立“融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课题调研组,深入调查研究,力争为市委、市政府出台相关政策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距离成都较远的川南经济区、川东北经济区、攀西经济区、川西北生态示范区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4月7日至8日,泸州市党政代表团赴重庆市荣昌区、永川区、江津区考察,签署了一系列合作计划。

泸州市政协主席田亚东表示,每个城市都要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找准自己的位置,才能真正有效融入。泸州是西南地区唯一与川、滇、黔、渝四省(市)都接壤的城市,历来是四省(市)结合部的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因此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大有可为。

(记者 刘奕锋 赵俊然)

链接

成渝合作大事记

●2007年1月,《西部大开发“十一五”规划》由国务院正式批复并颁布实施,明确提出建设成渝经济区。

●2011年4月,国务院正式批复《成渝经济区区域规划》。

●2015年5月,重庆和四川签署《关于加强两省市合作共筑成渝城市群工作备忘录》。

●2016年4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

●2018年6月,四川省党政代表团赴重庆市学习考察。其间,两地签署了《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2年)》和12个专项合作协议。

●2019年7月,重庆市党政代表团来川考察。双方签署《深化川渝合作推进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重点工作方案》《关于合作共建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框架协议》。

●2020年1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召开,提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

●2020年3月,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四川重庆党政联席会议举行第一次视频会议,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部署共同落实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重点工作。

深化合作新举措(2020年)

●2月26日,川渝两省市签署《协同加强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备忘录》,从人员流动互认互通等8个方面建立合作。

●3月27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住房公积金一体化发展座谈会在重庆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召开。目前,川渝两地间已初步建立住房公积金跨区域转移接续和互认互贷机制。

●4月1日,重庆市生态环境局、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共同召开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双方签署了《深化川渝两地大气污染联合防治协议》《危险废物跨省市转移“白名单”合作机制》等合作机制。

●4月2日,重庆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就深化川渝市场监管一体化合作达成一致意见,形成《深化川渝市场监管一体化合作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工作方案》。

●4月14日,四川省科学技术厅与重庆市科学技术局签署《进一步深化川渝科技创新合作增强协同创新发展能力共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框架协议》。

●4月22日,川渝人社合作工作座谈会召开。会议商定了2020年度84项有关重点工作任务,包括建立就业服务共享机制、携手共保两地居民就业、协同落实社保政策、人事人才政策互认、和谐劳动关系建设等。

●4月22日,重庆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与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签署《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川渝卫生健康一体化发展合作协议》。

●4月22日,四川省财政厅、重庆市财政局共同召开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财政协作推进会议,签署《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两省市财政部门合作备忘录》。

●4月23日,重庆两江新区、四川天府新区共同打造内陆开放门户第二次联席会议举行。双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确定了共同打造内陆开放门户2020年十项重点任务。

●4月24日,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和重庆市交通局签署《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运输服务一体化发展合作备忘录》。

(记者 刘奕锋 整理)

委员访谈

川渝委员建言唱好“双城记”

1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专题部署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3月,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四川重庆党政联席会议举行第一次会议,部署共同落实建设重点工作。

当前,川渝两地正从编制工作方案、对接规划建设、完善联系机制等多方面加紧推进。面对新机遇、新任务,川渝两地如何唱好“双城记”?本报记者采访了四川省政协委员、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区域经济学教授陈健生,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敬。

记者: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对四川、重庆以及整个西部地区而言,迎来了哪些发展新机遇?

陈健生:从2011年的“成渝经济区”到2016年的“成渝城市群”,再到今天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都体现了国家对成渝地区发展的重视。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不仅具有重大意义,而且意味着新的发展机遇。我们看到,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提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要加强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

省政协经济委员会组织委员在宜宾市翠屏区调研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李应尊

我认为,更多的机遇将产生于川渝“携手”之中。两地打破行政界线,在多领域建立起合作机制,将进一步推动区域内要素流通、资源配置进一步优化、开放合作通道更加宽广。而这种影响力还将辐射到周边地区,带来连锁效应。

站在全国的角度来看,目前已经形成三大经济圈——京津冀经济圈、长江三角洲经济圈、珠江三角洲经济圈。如今在西部地区建设一个新的经济圈,使其成为新的增长极,对整个西部地区来说都是一次发展良机。而机遇背后,需要各区域深化多领域合作。

李敬:从地理位置和历史发展来看,重庆、成都两地地缘相近、人文相通,具有构建一个新经济圈的先决条件。此次中央将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上升为国家战略,对重庆、四川乃至整个西部地区来说,都是历史性机遇。我们看到,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对外通道构建,还是工业产业合作、新型城镇化建设,合作领域十分广阔、潜力巨大。

去年是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20周年,中央作出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战略部署。对重庆、四川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发展机遇。当前,我们应将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与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有机结合起来,朝着在西部地区形成高质量发展重要增长极的目标迈进。

记者:成都、重庆同为国家中心城市。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两座城市应如何协同互动,并发挥其辐射带动作用,推动西部地区形成高质量发展重要增长极?

陈健生: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这一战略部署提出后,川渝两地互动频繁,合作氛围浓厚。从此前公布的数据来看,今年川渝已经签下不少于58个合作细化协议。在我看来,两地应在顶层设计的大框架内,在多个领域建立长效合作机制。例如可以学习长江三角洲经济圈建设中,区域内建立起不同层面的联系会议机制,通过多层面、多领域的常态化沟通交流,让合作变得更加顺畅。

成都市政协组织专家赴内江市考察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成都市政协供图

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是一项系统工程,必然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早在2018年,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提出实施“一干多支”发展战略。从当前来看,就是要着力发挥好成都“一干”的辐射带动作用,只有“干”的作用发挥好了,“支”才可能实现枝繁叶茂。例如目前正在推动成德眉资同城化发展,提出打造轨道上的都市圈、跨区域产业生态圈,这就是发挥成都辐射带动作用、带动周边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具体实践。在我省靠近重庆的区域,应主动融入重庆的发展。例如四川广安川渝合作高滩园区就是两地合作的一个代表。对于距离成都、重庆都较远的区域,应立足自身优势,从不同方面争取政策支持,通过发挥政策叠加效应,积极融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

李敬:首先应在体制机制上突破,推动两地建立和完善相关合作机制。这些合作机制不能只停留在顶层设计的层面,应细化到各层级、各领域,全方位建立合作关系。具体来看,可以先在道路、通信等基础设施共建上着力,打通合作发展的“堵点”。对产业而言,我们要承认两地发展的差异性,保障各区域发展的多样性。在此基础上,深化两地产业链的融合,通过优势互补、做大做强,形成“1+1>2”的效应。例如重庆、成都电子信息产业有着良好的发展基础,合作空间很大。两地应抱团发展,不断提升产品竞争力和影响力。

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不仅是两座城市的双向互动,更要发挥辐射带动作用。首先要激活两座城市的中间区域,加快推动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打造一批区域特色化中心城市,提升区域服务能力,分担核心城市功能。对于距离重庆或成都较近的区域,无论是产业发展,还是新型城镇化建设,都应立足区位优势,分别融入两座城市的发展。对于距离重庆、成都都较远的区域,要因地制宜,努力培育新的增长点。以渝东北、川东北地区为例,应充分发挥重庆万州港、达州铁路枢纽的交通优势,联手打通对外发展通道,变封闭为开放,努力在“圈内”培育出新的增长极。

记者: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提出,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如何看待“两中心两地”这一建设目标?

陈健生: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川渝地区有着良好基础。首先从经济总量来看,四川、重庆的体量都不小,而且产业支撑力强。例如四川正加快构建“5+1”现代工业体系,16个重点产业领域和数字经济产业发展势头强劲。对于建设科技创新中心,早在2018年成都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就突破1万亿元,城市创新指数位居中西部第一。同时成都、重庆两地高校众多,在人才、技术、研发等方面有着显著优势。

建设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川渝地区仍然优势明显。当前,四川正大力实施全面开放合作战略,“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正加快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进一步拓宽了川渝地区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开放通道。同时,成都、重庆都是国家中心城市、新一线城市,无论是商业发展潜力,还是消费市场空间,都十分巨大。打造高品质生活宜居地,还能吸引更多人才流入,将进一步提升城市活跃度。

李敬:将成渝地区建设成“两中心两地”,我们具备不少优势。例如成渝地区的经济体量正逐步扩大、创新资源不断聚集、内陆开放态势良好、消费市场活跃,无论是建设成为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还是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重庆、四川都有着坚实的基础。

我们还应看到有很多“硬骨头”要啃。当前,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我们如何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如何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当前外部环境复杂多变,国际投资贸易面临更多挑战。对此,川渝两地应进一步强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投资贸易合作,积极拓展合作领域,探索投资合作新模式。

(记者 王天雨)

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